GCL_月色风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七章

第七章

凤冰蓝已死,可她的元神并没有消散。洛虹将凤冰蓝的元神封印起来,天界太子夜寒以定魂珠相赠,却开了一个条件,只要青丘狐族二殿下洛虹相嫁,定魂珠便双手相赠。

青丘族自是反对,我族殿下怎可嫁与别人为妻,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而本应反对的白丞相此时却点头同意,这让众人实在不明所以。白丞相是谁,他应该是最该反对的人,毕竟洛虹殿下是他看着长大的,可是他竟然同意……

众人不知,其实白丞相之所以同意实在是急病乱投医,只因他曾经亲眼见过在幽冥台里王是如果对待洛虹殿下的。

王一直不让我们前去探望洛虹殿下,白丞相心中便已料到洛虹殿下凶多吉少了,只是不想王竟如此折磨洛虹殿下。

那日王将洛虹殿下带出擒凤楼,在寒气缭绕的迷雾中狠狠占有洛虹殿下,没有仙里护体的洛虹殿下只能被迫依偎在王的怀里瑟瑟发抖,王却逼着洛虹殿下求饶,在最后相磨之下,白丞相只能看着洛虹殿下哭泣着求饶,甚至直到那场情事结束以后,殿下被折磨的虚弱不堪昏死过去,更不要说看见殿下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上遍布欢爱的痕迹,新的旧的,可以想见殿下日日夜夜都在遭受怎样的对待。

后来白丞相便着手安排人将洛虹殿下救出幽冥台,这就有了之前的事情,可不想殿下好不容易离开那个龙潭虎穴竟自投罗网非要去天界就凤族公主,现如今绝不能让洛虹殿下回到幽冥台。

“王,这件事我想听听洛虹殿下的意见。”

意料之中此话一出空气中自然冷了几十度,其他大臣自然附和,何况两百年了,他们几乎没有见过洛虹殿下,要不是前不久听闻洛虹殿下闯出幽冥台,至今都有人怀疑洛虹殿下是不是被王杀死了。

鸿羽沉默的看着地下众人,一句话也不说,就在众人以为王会拒绝的时候,王开口了:“好!”

擒凤楼

白衣少年似乎还在昏睡中,凤冰蓝之死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导致他到现在都没有醒来。之前洛虹抱着凤冰蓝的尸体昏倒在南天门,夜寒想将人带走时鸿羽及时赶到将人抢了回来。

鸿羽低头看着那张依旧美丽的容颜,虚弱憔悴,抬起手指轻轻抚摸,心中一痛。

“你忘了吗?你忘记我了吗?”

两百年来,他们说过的话都不超过百句,日日夜夜的索取从开始的抗拒到假温顺、逃跑、惩罚、逼迫、禁锢、绝望。

其实不是这样的,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明明可以和平相处的。

当年,鸿羽刚刚出生便被巫师预测出此子灭族,会做出为世所不容之事。因为青丘族巫师向来预言很准,所以白狐王听了巫师的话认为此子不详便将其封印在凤鸣山中。

少时洛虹经常于凤鸣山玩耍,无意闯入结界,遇见一白衣少年,初时惊艳,而后每每背着父亲族人来此相约,两人一回生二回熟成为惺惺相惜的伙伴。

鸿羽心中不是不恨,可被这少年闯入的那一刻,所有的恨都被他明媚阳光的笑容打动,让他不禁沉沦,甚至心中产生:假如能一直这样也很好,无所谓封印,只要让他能留在我身边,时时相见,便足矣。

命运如斯捉弄,这份愿望注定不能长久,岁月匆匆流过,直到族长得知此事却硬生生将两人拆散,那时鸿羽才得知洛虹便是自己的亲生弟弟,但即便如此,鸿羽也未曾想过要放手。

族长不愿洛虹再和鸿羽相见,着令锁住洛虹此间记忆。鸿羽不知洛虹已忘了他,日复一日的等待却没有结果,等了数百年,却在一日看见长大了的少年带着一名美丽动人的少女来到凤鸣山,琴瑟和鸣惺惺相惜。鸿羽心中的爱终于化为滔天恨意。

他恨所谓的族人,听信一个荒谬的语言便决定了他百年的囚禁,恨所谓的兄弟,所谓的爱人,在最黑暗的日子给了他一道阳光却立刻将他推向无尽的深渊,既然这预言说他会毁灭全族,他便要这预言成真,他要这青丘一族从此消失,他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鸿羽静静的将这些讲给昏迷的洛虹听,他知道他听不见,可是他想讲给他听了,他的过往,他们的过往。

“我们的前缘也许在我们成为血缘之亲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你拿走我的爱,我的恨,我给你我的爱,我的恨。”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六章

第六章

果然不出夜寒所料,洛虹真的以身犯险回来搭救凤冰蓝。

是夜,洛虹潜入凤冰宫,见凤冰蓝一人背对她而坐立抚琴,突然琴声一断,琴音截然而止。

“阿虹,你本不该来的……”

听见冰蓝声音,洛虹出暗处飞入殿内,不易有他疾步上前走至冰蓝身边,压低声音说着。

“蓝儿,很我走吧。你……”

一走进才发现冰蓝面容憔悴,眼眸含泪,心中极为心疼。

洛虹抬手擦拭冰蓝脸上泪水,低声安慰。

“蓝儿别哭!我会保护好你。”

“不!洛虹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冰蓝突然推开洛虹,边哭边说到。

“哼!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殿内突然涌进数人,团团包围住洛虹。

原本阴暗的寝殿顿时亮的犹如白昼一般,洛虹执剑伫立,昂首看着夜寒一身帝王之气踏入寝殿,华光不可逼物。

“洛虹殿下闯进朕的后宫企图带着朕的天妃私奔是何道理?”

自从踏入寝殿,夜寒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洛虹,心中一阵悸动,手下意识的握紧成拳。

“夜寒,三百年前你夺人所爱,既然娶了蓝儿我以为你必会真心待她,可不想你既然如此冷落与她就算了甚至还妄图取她性命,真真是冷血无情!今日你就算阻拦我也要带蓝儿走,有种的大可试试我的琉璃火!!”

“就让本天君来会会洛虹殿下琉璃火的威力!”

瞬间一大片火焰形成花瓣一般飘舞在空中,火浪的气息扑面而来。

夜寒触及一点便闪身推开数步,心中思量不好对付,难怪兮鸿会被他打伤。

洛虹趁夜寒推开之际拉了冰蓝冲出殿外,一路有很多侍卫前来阻拦但洛虹仗着有琉璃火,众侍卫都靠近不得,眼看就要被洛虹闯出南天门了。

夜寒执剑而上,洛虹见夜寒攻来,将冰蓝推开手指轻捻,一大片琉璃火向着夜寒而去,夜寒旋袖化解步步逼近,洛虹拔出腰间长虹剑迎上。

洛虹之前打出南天门耗费太多体力,心中早已明白久打必伤,不愿多费时间,洛虹咬牙必出体内本命火焰竟是要自伤而争取逃脱机会。

夜寒不敌,就在琉璃火携着灼热的温度逼近夜寒时,一道蓝色身影突然出现挡在了夜寒面前。

洛虹一见是冰蓝,心中大惊,硬生生将琉璃火撤回,近在眼前的火焰如同水蒸气一般慢慢蒸发消失不见。

洛虹眼中无悲无喜,轻叹一笑。

“蓝儿,你还愿意跟我走吗?”

冰蓝深深的回头看了夜寒一眼,然后慢慢的向着洛虹而去,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冰蓝会跟着洛虹离开的时候。

就在洛虹心中稍感一丝欣慰的时候,准备牵起蓝儿的手带她离开的时候。

冰蓝走到洛虹面前,突然扑进洛虹怀里。

“阿虹,这是你欠我的。”

洛虹身体一震,想要回抱住冰蓝的双手慢慢垂下,踉跄的推开几步,白色的衣裳上开出点点红梅,慢慢汇成花海。

洛虹不可置信的看着冰蓝,心中凄惶不已,嘴角却笑。

“既然蓝儿要我还,那便是我该受的。”

冰蓝突然眼泪决堤,手中还握着刺伤自己心爱之人的匕首,满手都是心爱之人的鲜血。突然,她将匕首刺进自己心口,嘴角一笑。

“阿虹,我不怪你,我只是觉得天意弄人,你我终究陌路。”

“蓝儿!!”

洛虹抱着凤冰蓝冰冷的尸体呆立的坐在南天门口,好久好久……

“明明还差一点,就可以带你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说我欠你的……当初是你自己同意嫁入天族的……我根本阻止不了你的……决心……”

“我对不起你……如果早知有今天,就该早点和你成亲……早点……”

作者言:

其实我会告诉你这篇文章是仙侠篇,其实还有江湖篇吗?其实仙侠篇是江湖篇的后传,略略略~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五章

四海八荒不缺奇闻秒事,这三百年间最奇最大的两件妙事,便是如此了。

三百年前青丘两子王位相争,洛虹殿下竟中途放弃令众多仙士疑惑重重,再加上事后狐王竟当众将洛虹殿下囚禁起来当时引得四海八荒不胜唏嘘,直觉信任狐王殿下是个狠手,惹不得惹不得。

三百年后却听闻洛虹殿下逃出青丘甚至打伤了狐王,径自逃往凡界而去,至今下落不明。

天界太子当初为了娶火凤族公主闹得三族关系紧绷最后天帝施压才使得他娶回凤冰蓝,可又听闻,夜寒大婚之夜在新房差点杀死太子妃,更是怒不可遏的大闹凌霄殿,惊动天帝大怒罚他闭门思过数月才得以消停,此后夜寒竟绝口不提大婚之事甚至连凤冰蓝这位新婚妻子都不见,如此不懂怜香惜玉之行为,看的众仙士一阵扼腕叹息,久而久之竟传出夜寒太子实为花心之人,得之便弃的名声。

天界现在已是夜寒为帝,称之为天君。

“天君陛下,前日不久派去截住洛虹殿下的人马全部全军覆没,洛虹殿下掉落凡界至今不知去向。”

“真是一群废物!!”

夜寒气的将手中的折子全部掀倒一地。

“天君息怒,洛虹殿下也受了很重的伤,相信去不了多远,属下已经派人去凡界搜索,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将洛虹殿下带回。”

寒风是夜寒的贴身侍从,夜寒的事他多少知道一些,固硬着头皮开口道。

“不用。将本太子冷落凤冰蓝的消息传出去,最后说的本太子随时可能杀了凤冰蓝才好,朕就不信洛虹不自投罗网?!”

夜寒眸光望着某个不知名的深处,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态,眸中是志在必得的气势。

不出片刻,夜寒太子要诛杀凤族公主的消息传的四海八荒人尽皆知,而火凤族内大臣纷纷猜测天界到底是什么意思?挑衅?宣战?

可看坐上凤族的王却丝毫不紧张自己的妹妹会被杀死或者天界会突然发难一般,让在坐的诸位大臣心里很是没底。

凤王对此事的态度便是一派高深莫测,听着下面的人焦头烂额。

直到有大臣安耐不住的开口,凤王才回以只言片语,曰:“静观其变”。

如此做派只教人更加不解,满满都是一头雾水。

作者言:
改了好几章,为什么会改呢?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

因为这文是前段时间写的 ,写到一半然后今天突然捡起来想写完,结果作者我呢突然找不到之前写到一半的文了,幸好之前写的时候拿纸打了个草稿。

相信凭着我的记忆力根据草稿可以回想起来之前写的那些内容,结果就在我回想到一半的时候,我居然又找到了之前写的。对比发现两个写的剧情差不多但是情节有一点点不一样。

然后我就在修改,希望这两个能完美融合起来。

等我写个大概剧情再发,不然老要回头修改,到时候烂尾了就尴尬了。

蹭着端午放假能写多少写多少,不然没多少时间了……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四章

第四章(删减版)

一丝冰寒的气息萦绕在鼻尖,洛虹并未睁开双眼,眉头却轻轻蹙起,身子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打横抱起,宽厚的胸膛却令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安心。

呼吸已乱,洛虹睁开双眼,对上那双充满欲望的眼睛,似乎并没有话说,也似乎说什么也无用,又将视线移开,心思也移开,在如今没有丝毫法力的情况下,洛虹恐怕连普通凡人都打不过,所以并没有报什么要和身上之人动武的念头,之前吃了太多次教训,苦的反而是自己。

感觉到一痛,有什么东西挤了身体里,衣裳早已不知去了哪里,白玉的身躯含杂的一些新的旧的痕迹暴露在视线中,那是之前鸿羽的杰作。

太疼了,没有仙力护体,根本抗不住这种痛处,身子早就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冷汗如雨。身上人似乎看出了洛虹的不适,手中变出一个精致的玉瓶,拨开瓶盖溢出一丝淡雅的清香,梅花的香味……

很快便感受到冰凉的液体流入,一室梅香。

“嗯……”

洛虹渐渐喘息起来,双眸轻含水汽,无力的双手被拉着勾住那人的脖颈,洛虹知道这场折磨似乎还要很久,只是温顺的躺在床上任他施为。

“为什么……”

洛虹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为什么这么对我?洛虹始终不明白,要说容貌,鸿羽自己就不必他差,何止于非要我这个弟弟……

“也许是因为……”

见洛虹认真的等自己回答的模样,鸿羽恶意动了一下激起身上人的惊喘。满意的勾起嘴角,“你的这里用起来真舒服。”

洛虹脸色一白,身子一僵。

“嗯……啊!”

洛虹眼角嫣红,仿若哭泣。

“呵!真是可爱又诚实……”

洛虹脸色殷红如滴血,目光如刀一般看向鸿羽。

“虹儿,你知道你这样的目光只会让我更想要狠狠的欺负你。”

很快就像是应证了这句话一般,春光摇曳,一室温暖,洛虹节节败退。

两百年时光匆匆,日日夜夜,不眠不休。

作者言:我想写香艳的肉肉,我怕被系统吞了……哈哈哈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三章

第三章

风起,两名少年对峙。

“洛虹,我与你是一母同胞,却只有你活的正大光明,我却要如斯苦痛?不可见人?这不是讽刺是什么?!”

“这难道就是你在青丘混乱之际发起政变的理由?青丘战火纷飞,多少百姓无辜,流离失所,你的心难道不会痛吗?”

“洛虹,青丘之所以会有战火一切起因还不是因为你?只要你甘愿放弃王位,这片土地就将为我所有,我自然会好好保护我的子民和百姓。”

“但愿你,说到做到。”

云动,千虹殿。

“狐王有令,将洛虹殿下压入幽冥台内,没有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违令者处死!”

“求王三思,洛虹殿下根本不适宜到幽冥台内修养,这等同于囚禁啊?!”

“王三思啊!怎么说你们也算是一母同胞的血肉至亲,何必……何必要……”

“王,您应该知道的,洛虹殿下体内的琉璃火并没有炼制最高层,根本无法抵挡幽冥台上的万年寒气侵蚀,那种地方可储存了上万年寒气呀!一个不好殿下就有性命之忧啊!!”

鸿羽饶有兴趣的看着一个个死谏的大臣,又转头看了看洛虹,嘴角玩味的勾起,好像在说,“你如果不同意,也许明天就见不到他们了。”

“都别说了,我去!”

“殿下——!!”

“殿下!!使不得啊!!”

“老王要在这里,怎么忍心?!”

刚说完这句话的一个大臣立即死于非命,其他人瞬间吓得静若寒蝉。

“鸿羽,你!!”

洛虹怒不可遏的看着座位上高高在上的王者,转瞬间下颚一痛。

兮鸿下一瞬便出现在洛虹面前,捏着洛虹下颚迫使他抬头,对上彼此眼睛。

洛虹咬唇,眉目蹙起,眸中似有烈火在燃烧,终究不能反抗。

“虹儿放心!我会在幽冥台修建出一座楼宇,楼宇外我会布下结界阻挡寒气,你安心在里面修养岂非最安全不可,除了孤,任何人都不可伤你分毫!”

意难平,落虹居。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是又如何?!虹儿,明明是一母同胞,我该是你最亲近的人,缘何如此离心?!”

“你胡说什么?”

“曾经你也喊过我哥哥的,曾经我也想疼爱你一世,可你不该,亲生将那个我毁灭,这个我,都是因你而诞生的!!”

“你简直不知所论。”

“虹儿,现在才想逃是否晚了点?!”

“啊!!放开我……”

“……”

“我喜欢这种眼神,此后你的眼中就只有我一个人。”

“嗯…唔……啊……”

青丘幽冥台,擒凤楼。

原来的幽冥台自然是一片混沌之地,永远被冰雪覆盖,此处却有一片新开辟出来的小院,楼宇取名擒凤。

一名白衣少年面色苍白的躺在回廊的躺椅上梦呓不断,衣裳都被冷汗浸透,手轻轻挣扎不休,袖子随着挣扎露出了半截白皙光滑的手臂,手臂上犹有一些青紫印痕,印在白皙手臂上触目惊心。

就在身边随侍的侍从想将少年摇醒的时候,少年突然停止了挣扎,慢慢睁开了眼睛。

顷刻间,一室的风光都被这双眼睛所获,黑如星子般璀璨耀眼,却又在转瞬黯淡下去,叫人分外可惜。

少年唇色苍白,轻声开口。

“不必伺候,退下!”

侍从犹豫一下,看了天色终是告退了。

洛虹闭上了眼睛,不知多久晚风浮动,好似睡着一般。

突然洛虹睫毛颤了颤,身子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下一刻便被来人打横抱了起来向着内室而去。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二章

天界太子夜寒大婚典礼喊着退婚要另娶洛虹殿下的消息传入四海八荒之内,不少人也只当是夜寒故意说出来羞辱洛虹的戏言,倒是少有人当真。

百年后,夜寒借凤冰蓝面邀请洛虹单独天界一叙,洛虹不疑有他孤身前往,其实乃是夜寒设下的鸿门宴。

不知那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洛虹重伤回到青丘,天界却在第二日发兵青丘,扬指洛虹打伤天界太子夜寒,要抓洛虹回去天界审问。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洛虹重伤逃回青丘有目共睹,天界夜寒君伤在哪里了?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起过。竟然想就以这样拙劣的理由带着他们的青丘少主,做梦。

天界青丘一战,死伤无数。

战场上,洛虹披甲立于军前,执剑遥指敌方主帅。

“夜寒,你趁着天帝游离在外,竟突然对青丘发兵,寓意何在?”

“洛虹,我心里想什么?难道你真的不知道?”

洛虹愤怒的打断,“收起你此等妄言,士可杀不可辱!”

两军交锋,刀光剑影,死伤无数。洛虹万军之中和夜寒相对数招,两人旗鼓相当,不遑多让。此战打了百年,双方战士元气大伤都在勉力支撑。洛虹怜悯苍生早就不想再打,也许其他人不知道,不是青丘不想止息兵戈,实在是夜寒不肯放过洛虹。

三百年时光,风云朝夕易改,三族关系早已打破。

天帝传位太子夜寒,火凤族由凤羽瞳接手,而青丘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青丘族王白虹即将羽化令洛虹殿下尽快回到青丘,洛虹返回青丘却并未来得及见到白王一眼便被告知王已经羽化,帝位竟是由自己的哥哥白鸿羽继承。

有一场宫廷政变发生在眼前,洛虹回到青丘千虹城,宫城内外竟皆被掌控,千虹殿内,他第一次见到了这个陌生的哥哥,突然的熟悉感和其间夹杂的恨意的目光让洛虹不知所措起来。

凝神细细打量之下,白鸿羽,论貌美鸿羽不输洛虹,但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鸿羽周身的王霸之气和狠历气质,那仇恨的复杂目光让洛虹浑身不舒服。

两人目光一对视,洛虹环顾四周嘴角轻勾,“我倒是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么一个兄长……”

“洛虹,我与你是一母同胞,却只有你活的正大光明,我却要如斯苦痛?不可见人?这不是讽刺是什么?!”

“这难道就是你在青丘混乱之际发起政变的理由?青丘战火纷飞,多少百姓无辜,流离失所,你的心难道不会痛吗?”

洛虹言辞凿凿的,心中怒不可遏。

“洛虹,青丘之所以会有战火一切起因还不是因为你?只要你甘愿放弃王位,这片土地就将为我所有,我自然会好好保护我的子民和百姓。”

鸿羽起唇一笑,周身霸气之色尽显。

“我来只问一件事,这王位是父王亲口传位还是其他不可告人?”洛虹转头看下跟在鸿羽身后的众位大臣。

鸿羽似乎料定洛虹有此一问,只是看着他不说话,目光悠远似乎有所思有所忆。边上是父王心腹的白丞相借机开口宣读了白王最后的口谕:“白狐族二殿下洛虹肆意挑起狐族与天界大战,至令狐族死伤无数,没资格继承王位,今兮鸿殿下回归狐族,望其带领狐族千秋永存,着王位继承,钦此。”

白丞相世代忠于狐族,是不会说谎的。洛虹心中又惊又痛,他怎会不知这一场大战至使战士死伤无数是多么罪恶,一切起因因他而起,非我不想停止,而是夜寒欺人太甚。

“哈哈哈哈……好好好!”洛虹大笑着说了三个好,转头看向鸿羽,说道。

“但愿你,说到做到。”指的是刚刚他说会保护青丘百姓的话。

洛虹转身竟是不准备停留就想离开,却不想鸿羽并未想放过洛虹。空气传来一丝寒气,吓得大殿众人倒退三步,带着寒气的火焰向着洛虹席卷而来,洛虹挥袖甩开火焰,怒目转身。

“红莲火……”

手上是被寒气侵蚀的伤痕,洛虹不理,倔强抬头看着鸿羽,“大哥这是想怎样?”,语带嘲讽。

第一次,洛虹叫他大哥,鸿羽嘴角邪魅一笑,“虹儿,多年未见,我只是想你暂时留下罢了。”

“呵!”洛虹刚想回一句,留下我也要看看你的本事,却不想鸿羽竟再瞬间瞬移到洛虹面前,未等他反应过来擦着他耳背吹了一口气,等洛虹反应过来时,手上已经被套上了用来锁住人修为法力的玉环。

洛虹用了用力确定自己的确是使不出任何法力,便再也支撑不住软到在鸿羽怀里。

“你……”

“洛虹殿下……”

殿内众人惊呼不已,虽然对于白王突然传位给中途插进来的鸿羽殿下,可是很多大臣都是看着洛虹长大的,并且一致认为将来是洛虹继承王位,如今这个局面实在是……

“洛虹罪恶滔天,肆意挑起我族与天界之战,至令我族战士死伤无助,已不配为我族之王,将洛虹拿下,关入幽冥台。”

“王,万万不可呀!”

白丞相冲过来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王三思啊!洛虹殿下不能关入幽冥台,那里万年寒气缭绕,怎么说你们也算是一母同胞的血肉至亲,何必……何必要……”

众所周知,琉璃火抵挡不了万年寒气侵蚀,而洛虹的体内便是琉璃火,像幽冥台那种地方储存了万年寒气,如果洛虹被关入幽冥台,那将必死无疑的呀。

鸿羽勾起怀里那张动人心神的容颜,多么倔强的眼神,多么不屈的表情,这身体,这人,终于在我怀里。

“老丞相多虑了,他好歹是本王的弟弟,我当然舍不得让他死,我已在幽冥台划入了一块地方设下结界,寒气暂时可以抵挡,只要洛虹不擅自闯出结界,我想他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这……”

这是变相的告诉我们他要囚禁洛虹殿下了,白丞相看了看洛虹又看了看坐在高位上的王一眼,心知大局已定改变不了什么,便不再多言。

作者言:你们说,我是写1v1好呢?还是写1v多好呢?
⊙∀⊙!刚发的,突然发现居然有小伙伴在看,开森^_^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一章

第一章

“我们的前缘要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天高海阔,沧海桑田,一眼便是万年,只你一人,至爱不悔。”

天界夜寒太子于凤鸣山一见钟情凤族公主凤冰蓝,事后还要强娶一事闹得四海八荒尽知。青丘和火凤族合力抵抗反对,可天帝突然插手此事,为保持三族和平的微妙关系,凤冰蓝甘愿下嫁给天界太子夜寒君,止戈战火。

火凤族迫于无奈只能答应让凤冰蓝下嫁夜寒太子,洛虹不忍自己的未婚妻嫁于他人,竟一气之下就要冲上凌霄去找夜寒理论时,白狐王只得下令将洛虹关起。这也就错过了唯一一次解释误会的机会。

天界,南天门凌霄,大婚典礼上,夜寒一身红衣走来,俊雅无双,风流倜傥,眉目间喜色涟漪,明眼人一看见就知太子殿下极为开心。

天帝坐上,扶着胡须笑着点头。

“寒儿,成了亲后不可再如此胡闹,听着没有?”

“孩儿记下了,谢父皇!”

此时礼官宣布婚礼开始,突有急报。

“启禀天帝陛下,太子殿下,有人闯进南天门!”

天帝一听,龙颜大怒,这简直是藐视他的威望。

“岂有此理,是谁那么大的胆子,南天门都敢来闯,速速给我拿下!”

天帝身边的左右护法得令,瞬间消失而去,夜寒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躬身道。

“夜寒也想去看看究竟是谁胆敢闯上凌霄抢亲。”

南天门外,洛虹孤身闯入天界,长虹剑舞出道道剑光,身上更是多添了不少伤痕,白衣开出点点梅花。

“大胆洛虹!胆敢闯入南天门,今日是天界太子大婚典礼,难不成你想抢亲?!”

左右护法手执法器相迎,不多时洛虹身上又添数道新伤,而左右护法也吃不到多少好处。

“便是抢了又如何?!你们天界如此行事就不怕四海八荒取笑吗?”

洛虹后退数步,执剑而立,轻蔑一笑。

“竖子狂妄!!”

天帝和夜寒以及其他人突然出现在上空,威压阵阵袭来。洛虹承受不住“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夜寒当场一震,目不转睛的盯着洛虹的脸看,只觉得心乱如麻,不可置信,甚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当看见洛虹吐血时,才回过神来,眼疾手快的将身边新娘子的红盖头掀起,看见的却不是自己心心念念想着的容颜。

凤冰蓝被掀起盖头才看见眼前场景,洛虹被众天兵包围身受重伤,心中一痛,下意识向着洛虹走去。

“阿虹……”

手腕一痛,夜寒阴沉着脸看着凤冰蓝,开口问道。

“你是凤冰蓝?”

凤冰蓝惊疑不定,眸中定了定神色,低头应是。

“他是谁?”

“青丘少主,洛虹殿下。”

虽然觉得这两个问题很奇怪,可凤冰蓝还是如实相告。

才说完这句话便觉手中一松,夜寒放开了她。

凤冰蓝见夜寒又在失神,便不再理会,缓步走至洛虹身边对着天帝跪下道。

“请天帝饶了洛虹,他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哦?不是故意的?!本君刚刚还听见他说是来抢亲的。”

“这……这是……”

“这婚,我要退了!”

就在凤冰蓝不知该如何解释的时候,夜寒突然高声喊道。

全场哗然,都定定的看着突然退婚的太子殿下。

“寒儿,你这是干什么?是否觉得这个女子配不上你了?”

“不是,父皇!孩儿想娶青丘的洛虹殿下。”

“哗——”的一声,大殿之内突然沸沸扬扬起来,满满都是议论声之语。

洛虹更是惊叹莫名,脸色突然涨得通红。

“天界欺人太甚,如此侮辱人是何道理?!”

“寒儿,大庭广众不可放肆!”

天帝低声呵斥夜寒,夜寒心中急切大喊道。

“孩儿心仪之人是青丘洛虹殿下。儿臣敢作敢当,儿臣想娶的,也是洛虹殿下。”

“此事不许再提,来人将洛虹压入天牢。”

就在此时,青丘白丞相突然敢来。

“谁敢关我族少主?!”白丞相躬身对天帝一礼,“天帝陛下,我王马上就到!”

“天帝陛下何必自降身份欺负弱子,未免太厚颜无耻了一点吧?!”

话音刚落,一道声音插入解除了洛虹身上的威压,白狐王转瞬间已出现在众人面前。

“哦?白虹你可真是教子有方啊?这小子闯入我天界你是否要做个交代?!”

“天帝陛下要不是棒打鸳鸯,怎会有这档子好事可看?在下先行告辞,相信天帝陛下不会为难我等,省的叫四海八荒看了笑话。”

“哼!恕不远送!!”

白狐王和白丞相带着重伤的洛虹扬长而去,天帝自然不想再闹出什么笑话,也是转瞬消失不见了身影,只留下一干侍卫收拾善后。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楔子

楔子

故事要从天界太子夜寒殿下于青丘凤鸣山上路过,惊鸿一瞥下见着了火凤族最美的公主凤冰蓝,一眼万年沧海桑田间变化流转,从此再也移不开视线,酿成一场千古绝恋,盛世九州。

缘起一瞬,起初竟是误会一场。天意如此,徒叹奈何。

那一刻夜寒眼中所见却并不是火凤族的凤冰蓝,而是青丘的少主洛虹殿下。

然而命运造化自是如斯捉弄人,所谓天道不可测,那日冰蓝和洛虹在凤鸣山相约,却不想被路过的天界太子夜寒看见,自此三个人的命运开始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而这起因确是一个误会,天大的误会!

青丘白狐族素来与火凤族交好,而洛虹和凤冰蓝之间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之情。双方长辈早就在两人幼时便定下了娃娃亲,二人长大后也不负家中长辈所望,相互对眼,金童玉女之资貌,定是千古良缘,佳偶天成。二人情真意切早就是两族中公开的秘密了,大家都知道迟早有一天两族会结成姻亲之好。而洛虹和冰蓝经常相约在凤鸣山,一人弹琴一人舞剑,诉讼衷肠情意绵绵。

彼时,天界太子夜寒路经凤鸣山,见一道赤红剑光直入云霄,好奇心大起凑近一看却呆若当场。只见一人身着白裳翩然舞剑,容颜面若桃花,眼角明媚轻含浅笑,身姿清逸潇洒,翩若惊鸿。一瞬间夜寒如同着魔一般,呼吸停滞,双眸定定,三魂已不见了七魄。眼里心里似乎被深深刻印进去了什么。

自此万年一世,眼里心里都只有那人身影,日日叫嚣得到索求,折己心磨彼身。

而他不知他眼中这人却是一名男子,而在一旁抚琴的天下第一美人凤冰蓝却似乎根本没入他眼,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甚至夜寒回去后也只以为刚刚舞剑那位才是火凤族的公主,而不是青丘的少主。

后来夜寒君每每回响当年都不得不感叹一句“奈何当年我一眼便看见的是你,什么都来不及思考。”

如果那时夜寒君能稍微分散一点注意力,可能就会察觉到不对劲,可能就会发觉有另一个人在场,也就不会有后来那些无可奈何却至死不悔的情愫。不会有那些误会,有些错误也许可以改变。

如果有一个好的开始,结局会不会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但人生便是如此,没有如果,不能后退。

命运亦是如此,是缘,是错,是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