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L_月色风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这次风波就此过去,可另一件事却接踵而来。

话说鸿羽和夜寒当日大打出手后,回来却发现洛虹消失不见,两人找遍四海八荒却依然搜索不到洛虹的丝毫气息,惊怒交加之下又打了起来,当然也不忘在各处继续搜寻。

洛虹当日被瑾璃带回来西海水宫,瑾璃细细为洛虹探查后发现洛虹心脉虚弱,灵力尽失。更加让人恐慌的是,洛虹甚至丢失了一魂两魄。

为了保住洛虹性命,瑾璃只能和东海进行交易,借出了他们的镇海之宝东海龙珠。

龙珠不仅可以帮助洛虹镇定体内不全的魂魄,还能隐藏洛虹的气息让天界和青丘都无法找到。

可在前几日洛虹为救洛神山下百姓,竟将龙珠逼出体外,龙珠一离体,洛虹气息恐怕就此泄露,相信不久之后天界和青丘便会派人前来洛神山查看甚至找到西海来。

更让瑾璃担心的是御衡上次看见洛神山下那一幕相信已经猜到自己费尽心机不惜答应迎娶东海月华公主也要得到龙珠的目的。不知御衡心中究竟有何思量?!

“阿虹,青丘和天界马上就会来西海要人,我得现在便送你离开。”

“好。刚好我也确实想去一个地方。”

洛虹点点头,眼角三片花瓣更加妖娆。

瑾璃若有所思的低头想了一下,皱着眉开口道。

“这蛇精似乎和你有些缘分,他能进入你体内固然是因为你魂魄不全被他趁机而入,可也是因为一些其他的机缘才得此结果。看来,他的事,你可能要去看看了。”

说着说着,瑾璃皱着的眉毛忽然舒展开来。

“我的一魂两魄不知丢失在哪?可能要去轮回台拿到轮回镜进入轮回界才能找到。若是……”

洛虹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说下去,其实他想说,若是夜寒和鸿羽来为难西海就……就把他供出来?

下巴一痛,瑾璃突然捏住洛虹下颚凑近洛虹耳边,对着洛虹耳边暧昧轻语。

“若是你想孤王了?就用心地呼喊孤吧!”

耳垂一痛,洛虹用手摸了摸,似乎是一个耳环被套在了耳垂上。

精致的耳环配着一个青色的宝石看起来贵气逼人,洛虹心知这是瑾璃害怕洛虹遇到什么危险给洛虹救命用到法器,但洛虹还是尴尬看了瑾璃一样,对他刚刚调戏自己的行为表示无语。

话说回来洛虹刚走,夜寒便来到了西海要人。

“夜寒君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大殿内,两方对峙,瑾璃不紧不慢开口。

“青璃君明人不说暗话,你私自带走朕的妻子,朕还没找你算账?!”

夜寒冷笑一声,赴手站在大殿内看着团团包围过来的虾兵蟹将。

“哦?不知夜寒君的妻子怎么不好好待在天界,竟然走丢了吗?”

瑾璃轻笑一声,遥指夜寒连自己“老婆”都看不住。

“不用多废口舌,洛虹在哪?”

夜寒眉目间隐隐都是不耐的神色。

“在下不知,夜寒君这样一无拜帖二无礼数张口便向我西海要人,未免太失礼数了吧。”

瑾璃慢吞吞的说着,语句入刀。心中早已对夜寒对洛虹的所作所为看不下去了,好不容易抓到这次机会自然要为洛虹好好出口恶气。

“哼!青璃君,朕带了十万天兵在西海水域边境外的五十里处,如果西海不服朕非要引起西海与天界的大战,朕随时恭候。”

夜寒身边突然显出一个暗卫贴在夜寒耳边禀告着什么,夜寒眉头时候皱的更深了。

“朕还有事就不在此打扰青璃君了,告辞!”

夜寒走后马上便有虾兵蟹将抬着几百箱珠宝珍惜药材进入大殿。

“禀王,是夜寒君送来的。说是送来赔罪。”

“哦,那收下吧。”

座上的王淡淡应了声。

唉!阿虹,他哪是送给我西海的,这么多珍惜药材和宝物,分明一是想刺探你的藏身所在,二也是真心想给你调养身子的,三便是要盯着我不让我去见你啊。

这个夜寒,心机竟然如此深沉。

阿虹,这可苦了你了,居然惹上这样的人,呵!

远在凡间的洛虹打了一个喷嚏,心中怪异的摸摸后背,总觉得后背毛毛的。

PS:有道友一起看魔道的吗?
给我羡疯狂打call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虹公子,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吧。”

侍女眼见那黑色和和尚斗法竟向着自己这边蔓延了过来,担心的开口,生怕他们他们一个不好伤到了洛虹。

至冥眼见更多百姓无辜遭殃,心知必须得尽快收服这妖孽,当即大喝一声拿出一面金钵。

洛虹眼见和尚为了捉妖竟再不顾着凡间百姓,心中一急来不及细想,竟将瑾璃留在他体内护他的龙珠强行逼出体外将海水逼退。

至冥和尚眼见黑色再也翻不起花样,心叫大好,忙念术法将黑色打伤,正待将他收进钵内。

突然一片金光耀眼,至冥眼中一闪再回神,黑色已消失了踪影。一片浩瀚的金光中,只见九天之上一白衣男子貌若仙人之姿,眼角隐约可见若隐若现的三片梅花花瓣妖娆盛开,艳若滴血。众百姓感念洛虹相救之恩,纷纷跪拜叩谢。

龙珠再度回到洛虹体内,洛虹因为催动龙珠而体力不支自九天之上跌落而下。吓得众凡间百姓不知如何是好时,一道白色身影掠过接住了洛虹。此人正是东海御衡君,掌管东海十万水兵的王。

御衡和瑾璃赶到时正好看见洛虹自九天跌落而下,瑾璃心下一惊,却不想一道身影快自己一步将洛虹接住搂在怀里。

御衡低头一眼,心中一呆。瑾璃见御衡太子抱着洛虹一动不动似乎看呆了了的模样,心中好笑的挑了挑眉看着御衡怀里的洛虹。

洛虹略微无奈的开口。“御衡君可否将我放开?”

这句话竟是问了三遍才将御衡君喊回了神。

御衡君心中略觉不好意思,下意识开口问道。

“姑娘您没事吧?!”

姑娘?!

“哈哈哈哈……”莫人在旁边煞风景的哈哈大笑起来,听的洛虹一脸黑线。

“御衡君,妄你聪明一世竟然糊涂一时,哪来的姑娘?!你是想姑娘想疯了吧?!”

“……”

洛虹尴尬至极仔细一看才觉得不对劲,刚刚那蛇精居然趁自己将运用龙珠逼退海浪之际进入到了自己体内,也是因为如此洛虹眼角若隐若现三片梅花花瓣的样子确实……额……确实很妖……

“阿虹,小心!”

远处突然飞来一道钵盂,向着洛虹当头罩下,瑾璃脱口大喊极速像这边而来但终究似乎要晚一步。

御衡离洛虹太近,来不及将他推开竟直接抱住洛虹将洛虹护在自己怀里,身躯化成一条白色的巨龙抱着洛虹,钵盂撞到白龙背上的龙鳞被击飞出去,吓得围观百姓纷纷呼喊。

“你们也是仙族中人,干嘛护着这妖孽。”

至冥和尚将击飞的钵盂收回袖中,指着洛虹口口声声说到。

御衡化回人形,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眼眸深寒的看了至冥一眼,心中有一丝诧异,那钵盂似乎不是凡界的东西……

“大师不要无理取闹,在坐几人都是仙家出身,哪来的妖孽?!难道大师你就不是妖孽化身?”

瑾璃耻笑一番,嘴角恶意挑起一个弧度,道破真相。

“你!你胡说什么?本座乃是佛祖座下弟子,专门来收服此妖孽!”

那至冥还指着洛虹不肯相让,脚下却后退了半步。

“三百年前,佛祖座下“至缘子”因为犯错而被贬下界,为了重列仙班集齐十万功德,你到处斩妖除魔修为集功德而不择手段,有时候哪怕是好妖也被你诛杀待尽,你可知?为何你杀了那么多妖怪却始终连半只门槛都未踏入仙界的原因是什么吗?”

瑾璃不紧不慢的说着,手中幻化出青光的一柄长剑。

“你……”

至冥和尚倒退一步就想逃跑,瑾璃身影一闪已到至冥和尚眼前,手臂轻挥。

未见丝毫鲜血,那至冥和尚魂魄已灭。

耳边想起来一句临死前听见的话语,轻到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见,随风而散。

“杀孽太重,自有报应,孤本不该多管闲事,但你差点伤着孤心尖上的人儿,孤岂能容你?!”

ps:
至冥之所以指着洛虹说他是妖孽,是有一定原因的哦~
预知后续如何,尽情期待。
略略略~~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当鸿羽找到洛虹时,看见的却是让他想杀人的一幕。

鸿羽怒气森然的一剑劈向夜寒,夜寒闪身退开。

“岂有此理,你居然使用药物串改他的记忆,夜寒,你该死?!”

鸿羽抱着昏迷不醒的洛虹,咬牙切齿的说。

“洛虹早就是本太子的妻子,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夜寒不屑地冷哼一声,心中却开始计较该怎样带着洛虹脱身离开。

“太子殿下手段卑劣就不要大言不惭了,当年的事情到底如何我想你是再清楚不过,如今他灵力尽失,你却趁此机会用药物混淆他的记忆,实在可耻卑劣至极!!”

鸿羽怒急反笑,抱起洛虹就像盾走。

“无论如何,你休想带走他。”

夜寒看出鸿羽目的,两人动起手来,转眼过了数百招。

见洛虹眉头紧锁似乎昏睡也不安稳的模样,鸿羽只能将他放回床榻以免伤到他。

“哼!在下一直想领教太子殿下的身手,还请太子殿下赐教了。”

鸿羽闪身消失原地,夜寒跟上。

顷刻间屋内的灵力激荡的真气消失干净。

西海,龙宫。

出于礼,东海到访瑾璃都要去寒暄一二的,彼时东西二海两位君主于客厅中闲聊,洛虹闲在殿内看书。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洛虹一惊,服侍他的侍女匆匆前来禀报。

“虹公子,似乎是西海南岸出了什么事,王交待了以防暴露身份您千万不可出去呀。”

侍女说完又一阵地动山摇,洛虹心中晃晃不安,定了定心神开口道。

“你且带路,我在暗处看看,不会暴露身份的。”

见洛虹心意已决,侍女只得带路。

西海南岸,洛神山下。

一条通体乌黑的蛇精在海面上掀起狂风巨浪和一凡间和尚斗法。住在洛神山下的凡间百姓纷纷遭殃,汹涌的海水淹没了村庄。

“至冥,我只想寻我夫君,你何必苦苦相逼?!”

一丝带着幽怨不甘的声音想起,听上去却是男子的声音。

“妖孽,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你的夫君,可他已有妻子,人妖殊途,你何必苦苦纠缠?!”

至冥和尚不为所动,手中执法阻挡海水袭来。

“那是假的,我与他才是真心相爱,我们曾约定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蛇精名为梦寐,本是洛神山上一条小黑蛇,千年前不相信落入猎人手中,猎人真要手起刀落把他杀死是,幸得他口中的“夫君”所救。千年后,蛇精放弃得道成仙的机会一心报恩,终于让他找到恩人。

梦寐前世的夫君只是山中一穷苦书生,在村子里私塾教书,名叫孟漓。起初梦寐的报恩只是想就近打探看恩人究竟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好帮恩人实现便当做报恩。

梦寐化作一名学子进入私塾,因为初入凡间不免闹出很多啼笑皆非的乐事,但孟漓每次都细心且包容的照顾着他,久而久之的相处后,两人渐渐产生了一丝情愫。

梦寐心知人妖殊途,心狠想断却又情根深种。多番波折后两人最终还是敞开心扉走到了一起。

可凡人终究只能活百年,在孟漓死后百年,梦寐心中不甘便开始寻找孟漓转世,可在这一世,孟漓的转世便是如今的苏奕。

要说上一世两人相遇虽然几番波折但到底是甜甜蜜蜜小打小闹的。这一世两人的相遇很可能是遭了天谴才引发出的虐恋。

苏奕出身的时候心口有个“寐”字,苏家的人为此给苏奕还定了娃娃亲,那个女孩名叫苏语寐。虽然同姓苏,可两家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两家祖上却是难得的至交好友。

而苏奕和语寐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一直很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说的就是他们。而梦寐出现的那一刻便是苏奕迎娶语寐的那一日。

寻觅了百年才找到的心爱之人却转眼间一身红色喜服迎娶她人上花轿,梦寐看着那隔了一世的人,一脸凄然。

心中一痛,便在喜堂上当着众位宾客的面问了新郎三个问题。

“你可还记得我?”

“如果我想带你走,你可跟?”

“如果我现在死在你面前,你可会心痛?”

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新郎的答案竟是三个“不知”。

梦寐大笑三声。

喜堂上红绸纷纷散落成碎片,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全部化为一片粉尘。

梦寐心中寒凉,冷冷看着眼前男子,不知该放过他,还是该杀了他。

就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至冥大师突然赶到,和梦寐大打出手,所以便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作者言:
小伙伴们,你们看得出谁是跳跳吗?😜
想了好久呢?在想后面的故事该怎么发展。
还有我想开个新篇章写少主和少侠江湖篇的故事,就是洛虹沉睡过去千年在凡间历劫的故事。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当夜寒回到夜虹殿像寻常一样每日处理完公务后便来到这看望洛虹和他说话时,却得知自己心尖上的人就这么消失了。

夜寒怒不可遏的看着夜虹殿当值的几百名仙官仙女,随后一怒之下竟全部剔除他们仙籍打入凡尘,顷刻间大殿想起一片哭喊求饶声,夜寒却闪身一瞬消失在了原地,向着凤鸣山而去。

凤鸣山风景依旧,当年一眼万年,如今物是人非。

当夜寒赶到凤鸣山,见到的不是洛虹而是鸿羽。只见鸿羽独坐在桌旁,一人独饮。夜寒见此也不客气,拿起放在一边的酒杯倒了杯酒便在鸿羽对面坐下喝了起来。

鸿羽怪异的看了夜寒拿着的酒杯一眼,嘴角轻笑。

“来的倒快,可惜你来晚了!”

“你不是也来晚了?!”

夜寒也笑笑,大家自是彼此彼此。

“他不愿意跟我走。”鸿羽轻愁叹了一口气,自顾自又喝了几杯。

“你肯放他?”夜寒怀疑的看了鸿羽一样,随口一问。

“自是不肯,他倒是宁愿死也不愿跟我走。”

一听见“死”字夜寒眼中一寒,拿着酒杯的手一颤,洒了几滴酒水在桌上。

几杯过后,夜寒微醺自顾自的说着。

“他是本太子的妻子……”

鸿羽一听,反驳着。

“他是孤的弟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是他亲口答应嫁给我,四海八荒皆可作证……”

“这等鄙薄之事你也好意思提起?!呵……要不是你当初用定魂珠威胁他,他怎会答应!!!”

鸿羽气怒的差点捏碎了酒杯,可说完了他也不知自己心里是何滋味,随即又干了一杯。

“哈……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你仗着是他的哥哥谋取了原本属于他的王位还强迫他,不然他怎会为了逃离你而答应我?!”

夜寒口舌如刀,笑讽道。

“你敢说你不曾强迫他?”

“你!!”

凤鸣山上两个人都醉了,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着对方的不是却又在对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最后一言不和大打出手起来,数百招后两人各自扬长而去。

“洛虹,那赌约既是我赢了,你也该遵守约定。”

“我与你打个赌如何?若重来一世你能让我爱上你,我便再不离你,任你所为。”

彼时言犹在耳,如今人去楼空。

夜寒大怒开启神识搜索起洛虹的气息,终于在凡间的某一处感应到。

此时凡间已是另一番光景,洛虹正在茶楼听一个说书的说故事,那是一个大侠和魔教少主的爱情故事,也是一个大侠保护武林和平的故事。

魔教为祸武林,七剑之首虹猫召集七剑传人完成七剑合璧打败黑心虎,维护了武林和平。

夜寒来的时候,说书的正讲到虹猫少侠打败黑心虎后与蓝兔公主成亲的结局。

夜寒大为不爽便施了个法术让那说书人转了个弯说起了另一个故事。

“虹猫少侠和蓝兔公主大婚却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众人一听有新故事可听而且越来越精彩,当下纷纷叫好。

“黑心虎虽死,可他的儿子黑小虎还在,黑小虎伺机找七侠报仇……黑小虎在虹猫蓝兔大婚典礼上制造混乱带走了虹猫少侠,六侠前去营救,竟被黑小虎重伤……”

洛虹眉头一皱,口气略显无奈。

“怎么要做这些无聊的事……”

转眼身边便有一身穿黑衣华服的男子坐下。

“这本来便是你我之间的事,让他们知道也无妨。”

洛虹沉默不语。

正在此时,一人突然闯入台上拉着说书人大闹起来,似乎不许说书人说这样的故事。整个茶楼顿时沸腾起来。

洛虹却在此时起身准备离开,夜寒拉住他问。

“你不去看看他吗?”

“自有人会好好照顾他的,何况你会准许我去吗?”

这是洛虹醒来后第一次正眼看他,隔着两世的时光看这个让他恨让他痛也让他无可奈何的男子。

“反正闲来无事,去看看又有什么关系,不过不是现在。”

边说着话夜寒边搂着洛虹的腰身形一闪便到了另一间屋子里。

将洛虹放在床榻上附身一压,洛虹一惊,下意识捉住夜寒的手阻止。

“千年前,你当着四海八荒亲口答应只要我给你用定魂珠救凤冰蓝,你便自愿下嫁于我。”

洛虹一呆,手上顿时失力,眼眸却依然倔强。

“你和我打赌,只要重来一世我能让你动心哪怕一分,你便从此不离我,任我所为。”

衣裳尽解,洛虹一颤,脸色越见苍白。

“你要我护佑天下万民,不再和各族起干戈,护佑凡间百姓,我听了。”

双腿被分开,洛虹逃无可逃。

“呜……”

不理会身下人发出痛苦的呜咽,夜寒自顾自说着。

“我将天界至宝定魂珠交给了凤族,并耗费上百年的功力修为助凤冰蓝复苏……”

动作加快,辗转碾压。

“嗯……啊哈……”

“你沉睡千年,我并未动青丘一兵一卒,哪怕你那位哥哥一剑劈了天河……”

夜寒低头轻含允吸洛虹敏感的耳垂。

“唔……不要……”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我等你好久了,阿虹。每次都做梦梦见你……就像这样躺在我身下……”

欺压数次后,夜寒拥者昏睡过去的洛虹喃喃低语,昏睡中的人儿发出不满的议音,却只能任其所为。

作者言:感觉要凉😂
因为我最近很忙,暂时没什么灵感……
(下一章,你的好基友跳跳上线)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章

第十章

洛虹自愿留着天界做客的消息让青丘不知如何是好,白狐王便只是暗兵不动。

原本洛虹以为夜寒真的放了蓝儿,谁知他并没有,竟将凤冰蓝关入凌寒台。由于两人从小有婚约,两人的长辈都给两人身上结下了灵云,只要靠近彼此就会有感应,那日洛虹路过凌寒台却感应一丝不同的感觉。

洛虹细细打听之下才知道夜寒根本没有放走蓝儿,而且将她关在冰雪围绕的凌寒台。

洛虹怒急,竟悄悄闯入凌寒台试图带走蓝儿,奈何夜寒很快便知道消息赶到,为此洛虹和夜寒大打出手。

洛虹此前被夜寒用禁术锁住了灵力,可洛虹却宁可自毁元神也要突破禁术救凤冰蓝,夜寒怒不可遏般将两人抓回。

夜寒一步步靠近重伤的洛虹,“嗤”的一声,洛虹身上的衣裳瞬间裂开几道口子,成碎布条一般挂在那如玉的身躯上,只是堪堪能敝体。

“既然你这么爱她,我倒要看看从此以后你怎么面对她?!”

眼见夜寒是狠了心要折ru洛虹,竟想当着凤冰蓝的面狠狠要了洛虹。

就在此时,从洛虹周围突然弥漫出许多火焰,这些泛着红光的火焰让反而让夜寒急退数步,靠近不得。

“琉璃火?!”

夜寒大惊,眼见数到火焰直冲向他而来,极速向后退开,眼见退闪不过,夜寒举掌迎上,再看时,夜寒的手掌已被火焰所灼伤,留下滴滴鲜血。

洛虹见此情形,拉着冰蓝就往外突,周围的天兵天将见自己的太子殿下都不火焰灼伤,都不敢靠近。

“岂有此理!给我将他们拿下,谁敢逃跑,全部处死!!”

眼见洛虹就要逃出南天门,夜寒怎么甘心让那人再逃离自己视线。

正在突围的洛虹突然觉得后背一寒,转瞬间一道寒芒对准了冰蓝直射过来,洛虹来不及多想,本能的将冰蓝推开。

“阿虹——!!”

夜寒心惊的扔下手中的弓箭,咬牙看着被自己羽箭重伤的洛虹。

此时凤冰蓝突然决绝的看了被重伤在地的洛虹一眼,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周身燃起凄红的火焰。

“蓝儿!!你……不可以——!!”

洛虹吐出一口鲜血,震惊的看着凤冰蓝身上凄红的火焰,大呼道。

蓝儿他在燃烧自己的本命凤羽,燃烧凤羽犹如燃烧凤凰生命一般。凤族本命凤羽也只有三根,等于蓝儿是在用她的生命救我。

“蓝儿……你怎么能……”

“阿虹,别说了,你是为我才会踏入这龙潭虎穴,今天我一定要救你走……”

洛虹心痛地看着蓝儿燃烧本命凤羽发动凤族最终极的‘凤凰涅槃’。

而后一只冲天而起的凤凰出现在天界凌霄殿内,凤凰带走洛虹飞出了天界南天门,而夜寒被凤凰真火和琉璃火重伤已无力再追。

凤鸣山。

“阿虹,我只能送你到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洛虹躺在凤鸣山上他们平时弹琴的地方,火凤凰慢慢消失,耳边只有一句凤冰蓝离开前的叮嘱,久久不散。

“蓝儿……你这个傻瓜……”

“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

“夜寒,我不会放过你……”

“蓝儿,我一定会救你离开……”

那一声一声的坚定,夜风中哭泣的悲伤心痛如死……

可是几百年后,洛虹还是要回到天界,回到夜寒身边。

孽缘吗……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九章

第九章

千年前,凌霄,鸿门宴。

那是洛虹收到凤冰蓝邀请而来到天界,开始他便觉得奇怪,因为实在太畅通无阻了一点……

直到洛虹发现在栖凤宫等待他的并不是冰蓝,才惊觉已经上当。

夜寒命人将冰蓝压到洛虹面前相要挟,洛虹只得束手就擒。

“夜寒,你贵为天界太子,竟如此蛮不讲理卑鄙无耻,劫持凤族公主要挟与我,难道你想挑起三族大战?”

洛虹愤怒的看着夜寒质问道。却注意到一丝不对,夜寒看着自己的目光似乎有点不对,这种盯着猎物一般都眼神让洛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而后洛虹渡过了他一生中第一个qu ru的夜晚,太子殿红鸾翻滚,呻吟低泣声婉转流动。

太子殿中,一少年身着单薄的白衣靠在窗台眼神悠远地看着荷花池中的鲤鱼。

身后一双有力的手臂自腰间环上,将他拉入一个宽厚的胸膛,霸道的气息充斥在鼻尖,洛虹身子一僵。

“想什么呢?嗯?”

“……”

洛虹不言,面色是一如既往的苍白加冷漠。

夜寒绕有兴趣的看着洛虹,嘴角微勾,要知道面前这人可是只套了一件白衣,身下都是chi裸,露出两条白皙修长的双腿,引人诱惑遐想。

“你看他们多自在快活……”

夜寒看着水里的鲤鱼对着洛虹耳边吹气,刻意咬重“快活”这两个字的音。

洛虹身子一颤还未等反应,身下便被什么东西闯入进来,疼的身子一软。

“你……”

“阿虹,你不该这样引诱我!”

一只手勾住虚软的腰肢,一只手伸进衣内抚摸游走,身子被禁锢在宽厚的胸膛和窗台边的栏杆角落。

“放开我……”

洛虹喘息着,冷冷开口,双腿止不住打颤。夜寒早已锁住洛虹灵力,现在的他和凡人根本没什么区别,加之这些日子被夜寒索要,体力根本早已不济。

“你知道我不会的。”

“啊……”

夜寒邪气一笑,那充满霸道的气息和不可撼动的身躯带来的压迫感足以令人窒息。在几个动作间,见怀里人发出低浅的啜泣,满意的低头吻住那枚动人的唇瓣。

洛虹心中狠狠抖了抖,突然奋力挣扎起来。

“你明明知道乖一点会舒服很多……”

根本不容抗拒,所有的挣扎和反抗都是徒劳。

“你……你这魔鬼……”

洛虹恨恨咬牙,目中喷薄出凛然的火焰。

“那也是为了你我才成魔的。”

夜寒轻咬住洛虹的耳垂,恶意舔了舔。

“嗯啊……不要……”

“由不得你。”

荷花池的鲤鱼游来游去,飞跃起来溅起一串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甚至好看,五光十色。

夜寒将洛虹放开,失去支撑的洛虹失力跌坐在地上,痛的秀美都皱成了“川”字。

夜寒蹲下身子抬起那张愤怒的绝美的容颜,邪魅的舔了下嘴唇。

“我想你该不会希望我也这么对你的蓝儿吧。”

“你——!!”

洛虹双眸喷火一般看着夜寒。

“你是希望我这样把你压在身下还是希望我把你的蓝儿压在身下,你选一个怎样?”

洛虹脑中幻想着夜寒如果这样对蓝儿的话,那蓝儿……

“想清楚了吗?”夜寒饶有兴趣的看着满脸qu ru愤怒的洛虹,低头在他耳边吹气。

“休想!!”

洛虹想都不想便开口拒绝,双眸怒瞪夜寒。

“夜寒,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夜寒乐了,这人现在这样居然想和我做交易。

“说来听听。”

“你只是想得到我,如今我就在这,并且不跑。你将蓝儿放了可好?”

夜寒好笑的看着洛虹,弯腰将洛虹打横抱起向着屋内床榻走去。

“哦?!你的意思是你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吗?阿虹。”

洛虹也不反抗,温顺的任他抱起放在床榻上。

“嗯……你抓了我们,青丘和凤族不会善罢甘休的,啊……你将蓝儿放了,我自愿留在天界。”

夜寒拉开那双修长的双腿顶了进去,缓缓抽动起来,面色没有丝毫改变。

“我要怎么信你?”

夜寒若有所思,确实,如果这样一直囚禁洛虹和凤冰蓝,的确不是长久之计,本来我也是为了阿虹才抓了凤冰蓝,现在阿虹已经再我手上,实在不需要再关着凤冰蓝。

“我……嗯……我可以亲自修书昭告四海八荒自愿留着天界做客,为两族修和睦之桥。”

洛虹咬牙承受,只能断断续续将话说完。

“那好。”

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先把蓝儿救出,现如今只能想到这个法子,见夜寒同意,心中舒了一口气。

作者言:

所以说,这一章就对上了前面第二章那里。

夜寒始终不甘心,设下鸿门宴诱捕洛虹,洛虹逃走,然后青丘和天界大战,最后鸿羽借着大战浑水摸鱼夺去了青丘王位。

啦啦啦~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八章

第八章

天界太子夜寒君求娶白狐族洛虹殿下的消息顷刻间席卷了四海八荒,不少自视清高之士跳出来反对,止戈没多久的战事似乎又有火药的味道,就在众人以为一场大战已经避无可避之时,洛虹殿下竟亲自扬言愿意嫁入天族,自此四海八荒一时间炸开了锅一般,有祝福有鄙夷,更多的是看好戏的人。

据说大婚那一日太子夜寒为了表示注重亲自以自身法力从天界开出一道铺满红毯的空中彩桥至青丘,无数雀鸟在空中欢欣鼓舞,四海八荒飘荡着无数花瓣飞舞盘旋。

在凌霄殿内快拜堂的时候,不想白狐族王白鸿羽竟在大庭广众当众抢亲,夜寒和鸿羽两人大打出手从天界一直打到凡间,打了三天三夜,整个天界乌云密布,凡间更是灾祸连连。

洛虹赶去凤鸣山西海边阻止,可当日不知发生了什么,只知最后洛虹化去一身修为,灵气散落天地以弥补世间大地受到的损伤,元神下凡投胎转世,至此沉睡,至今已有千年了。

说书人说到这,突然抬头看看天空,却不想天边红霞满天,108只雀鸟翩然飞舞。

那是……

看来应是洛虹殿下醒了,又有热闹可看了。

天界,夜虹殿。

“原本这里也不叫夜虹殿的,只是千年以前咱们天君将这座宫殿重新修整后,说是要给咱们天后的。”

“啊?!不会就是咱们宫殿里一直沉睡着的那位吧。可我看那位似乎是个男子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据说千年前天君为了那位可是闹得四海八荒人尽皆知……前些日子青丘王又来我们天界闹了,唉!也不知咱们这位啥时候醒呢,都沉睡千年了……”

“咱们天君也等了千年了……青丘王那日还和我们太子打起来了,一怒之下竟将天河劈成了两半,天河之水流入凡间差点酿成灾祸,咱们天君这几日都在为这件事忙呢!”

“咱们天君什么时候居然有空管起凡间的事情来了?!”

“这你可就不知道了吧?!听说咱们这位并不是真的沉睡,而是去凡间历劫了,你说这天河之水要是真流入凡间害着咱娘娘那可怎么办……”

“难怪天君这几日都忙的眼睛都未合一下,想不到咱们天君居然是个痴情种,啧啧啧……”

两个在墙角谈论这些事情的小仙女似乎不知道他们谈论的主角正在附近偷听呢。

洛虹醒后便无意间听见那些让人扶额的“真相”,只能感叹一句谣言的杀伤力啊!

不过有一点他们说的没错,洛虹确实下凡去了,一去就去了千年。

而那两位小仙女却不知一会就会有大麻烦降临到他们身上,原因便是本该在寝宫沉睡的正主突然消失不见。

此时洛虹依着记忆悄悄离开了天界凌霄下凡而去。心中思量起第一次上天宫时,那真是遥远啊!

彼时凤冰蓝公主已经下嫁夜寒君,洛虹无意收到冰蓝书信相约天界一叙,洛虹自然不疑有他孤身相赴,哪知竟是鸿门宴,接下来的事情却完全变了一个方向。

作者言:
写很乱 ,看不懂没事,看下去你就知道为啥这样发展了。
有些是剧情跳转然后中间插入回忆这样来写的。
尝试新的写作方式,见谅见谅。
不定期更,但不弃坑。
勿念,亲们!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七章

第七章

凤冰蓝已死,可她的元神并没有消散。洛虹将凤冰蓝的元神封印起来,天界太子夜寒以定魂珠相赠,却开了一个条件,只要青丘狐族二殿下洛虹相嫁,定魂珠便双手相赠。

青丘族自是反对,我族殿下怎可嫁与别人为妻,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而本应反对的白丞相此时却点头同意,这让众人实在不明所以。白丞相是谁,他应该是最该反对的人,毕竟洛虹殿下是他看着长大的,可是他竟然同意……

众人不知,其实白丞相之所以同意实在是急病乱投医,只因他曾经亲眼见过在幽冥台里王是如果对待洛虹殿下的。

王一直不让我们前去探望洛虹殿下,白丞相心中便已料到洛虹殿下凶多吉少了,只是不想王竟如此折磨洛虹殿下。

那日王将洛虹殿下带出擒凤楼,在寒气缭绕的迷雾中狠狠占有洛虹殿下,没有仙里护体的洛虹殿下只能被迫依偎在王的怀里瑟瑟发抖,王却逼着洛虹殿下求饶,在最后相磨之下,白丞相只能看着洛虹殿下哭泣着求饶,甚至直到那场情事结束以后,殿下被折磨的虚弱不堪昏死过去,更不要说看见殿下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上遍布欢爱的痕迹,新的旧的,可以想见殿下日日夜夜都在遭受怎样的对待。

后来白丞相便着手安排人将洛虹殿下救出幽冥台,这就有了之前的事情,可不想殿下好不容易离开那个龙潭虎穴竟自投罗网非要去天界就凤族公主,现如今绝不能让洛虹殿下回到幽冥台。

“王,这件事我想听听洛虹殿下的意见。”

意料之中此话一出空气中自然冷了几十度,其他大臣自然附和,何况两百年了,他们几乎没有见过洛虹殿下,要不是前不久听闻洛虹殿下闯出幽冥台,至今都有人怀疑洛虹殿下是不是被王杀死了。

鸿羽沉默的看着地下众人,一句话也不说,就在众人以为王会拒绝的时候,王开口了:“好!”

擒凤楼

白衣少年似乎还在昏睡中,凤冰蓝之死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导致他到现在都没有醒来。之前洛虹抱着凤冰蓝的尸体昏倒在南天门,夜寒想将人带走时鸿羽及时赶到将人抢了回来。

鸿羽低头看着那张依旧美丽的容颜,虚弱憔悴,抬起手指轻轻抚摸,心中一痛。

“你忘了吗?你忘记我了吗?”

两百年来,他们说过的话都不超过百句,日日夜夜的索取从开始的抗拒到假温顺、逃跑、惩罚、逼迫、禁锢、绝望。

其实不是这样的,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明明可以和平相处的。

当年,鸿羽刚刚出生便被巫师预测出此子灭族,会做出为世所不容之事。因为青丘族巫师向来预言很准,所以白狐王听了巫师的话认为此子不详便将其封印在凤鸣山中。

少时洛虹经常于凤鸣山玩耍,无意闯入结界,遇见一白衣少年,初时惊艳,而后每每背着父亲族人来此相约,两人一回生二回熟成为惺惺相惜的伙伴。

鸿羽心中不是不恨,可被这少年闯入的那一刻,所有的恨都被他明媚阳光的笑容打动,让他不禁沉沦,甚至心中产生:假如能一直这样也很好,无所谓封印,只要让他能留在我身边,时时相见,便足矣。

命运如斯捉弄,这份愿望注定不能长久,岁月匆匆流过,直到族长得知此事却硬生生将两人拆散,那时鸿羽才得知洛虹便是自己的亲生弟弟,但即便如此,鸿羽也未曾想过要放手。

族长不愿洛虹再和鸿羽相见,着令锁住洛虹此间记忆。鸿羽不知洛虹已忘了他,日复一日的等待却没有结果,等了数百年,却在一日看见长大了的少年带着一名美丽动人的少女来到凤鸣山,琴瑟和鸣惺惺相惜。鸿羽心中的爱终于化为滔天恨意。

他恨所谓的族人,听信一个荒谬的语言便决定了他百年的囚禁,恨所谓的兄弟,所谓的爱人,在最黑暗的日子给了他一道阳光却立刻将他推向无尽的深渊,既然这预言说他会毁灭全族,他便要这预言成真,他要这青丘一族从此消失,他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鸿羽静静的将这些讲给昏迷的洛虹听,他知道他听不见,可是他想讲给他听了,他的过往,他们的过往。

“我们的前缘也许在我们成为血缘之亲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你拿走我的爱,我的恨,我给你我的爱,我的恨。”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六章

第六章

果然不出夜寒所料,洛虹真的以身犯险回来搭救凤冰蓝。

是夜,洛虹潜入凤冰宫,见凤冰蓝一人背对她而坐立抚琴,突然琴声一断,琴音截然而止。

“阿虹,你本不该来的……”

听见冰蓝声音,洛虹出暗处飞入殿内,不易有他疾步上前走至冰蓝身边,压低声音说着。

“蓝儿,很我走吧。你……”

一走进才发现冰蓝面容憔悴,眼眸含泪,心中极为心疼。

洛虹抬手擦拭冰蓝脸上泪水,低声安慰。

“蓝儿别哭!我会保护好你。”

“不!洛虹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冰蓝突然推开洛虹,边哭边说到。

“哼!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殿内突然涌进数人,团团包围住洛虹。

原本阴暗的寝殿顿时亮的犹如白昼一般,洛虹执剑伫立,昂首看着夜寒一身帝王之气踏入寝殿,华光不可逼物。

“洛虹殿下闯进朕的后宫企图带着朕的天妃私奔是何道理?”

自从踏入寝殿,夜寒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洛虹,心中一阵悸动,手下意识的握紧成拳。

“夜寒,三百年前你夺人所爱,既然娶了蓝儿我以为你必会真心待她,可不想你既然如此冷落与她就算了甚至还妄图取她性命,真真是冷血无情!今日你就算阻拦我也要带蓝儿走,有种的大可试试我的琉璃火!!”

“就让本天君来会会洛虹殿下琉璃火的威力!”

瞬间一大片火焰形成花瓣一般飘舞在空中,火浪的气息扑面而来。

夜寒触及一点便闪身推开数步,心中思量不好对付,难怪兮鸿会被他打伤。

洛虹趁夜寒推开之际拉了冰蓝冲出殿外,一路有很多侍卫前来阻拦但洛虹仗着有琉璃火,众侍卫都靠近不得,眼看就要被洛虹闯出南天门了。

夜寒执剑而上,洛虹见夜寒攻来,将冰蓝推开手指轻捻,一大片琉璃火向着夜寒而去,夜寒旋袖化解步步逼近,洛虹拔出腰间长虹剑迎上。

洛虹之前打出南天门耗费太多体力,心中早已明白久打必伤,不愿多费时间,洛虹咬牙必出体内本命火焰竟是要自伤而争取逃脱机会。

夜寒不敌,就在琉璃火携着灼热的温度逼近夜寒时,一道蓝色身影突然出现挡在了夜寒面前。

洛虹一见是冰蓝,心中大惊,硬生生将琉璃火撤回,近在眼前的火焰如同水蒸气一般慢慢蒸发消失不见。

洛虹眼中无悲无喜,轻叹一笑。

“蓝儿,你还愿意跟我走吗?”

冰蓝深深的回头看了夜寒一眼,然后慢慢的向着洛虹而去,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冰蓝会跟着洛虹离开的时候。

就在洛虹心中稍感一丝欣慰的时候,准备牵起蓝儿的手带她离开的时候。

冰蓝走到洛虹面前,突然扑进洛虹怀里。

“阿虹,这是你欠我的。”

洛虹身体一震,想要回抱住冰蓝的双手慢慢垂下,踉跄的推开几步,白色的衣裳上开出点点红梅,慢慢汇成花海。

洛虹不可置信的看着冰蓝,心中凄惶不已,嘴角却笑。

“既然蓝儿要我还,那便是我该受的。”

冰蓝突然眼泪决堤,手中还握着刺伤自己心爱之人的匕首,满手都是心爱之人的鲜血。突然,她将匕首刺进自己心口,嘴角一笑。

“阿虹,我不怪你,我只是觉得天意弄人,你我终究陌路。”

“蓝儿!!”

洛虹抱着凤冰蓝冰冷的尸体呆立的坐在南天门口,好久好久……

“明明还差一点,就可以带你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说我欠你的……当初是你自己同意嫁入天族的……我根本阻止不了你的……决心……”

“我对不起你……如果早知有今天,就该早点和你成亲……早点……”

作者言:

其实我会告诉你这篇文章是仙侠篇,其实还有江湖篇吗?其实仙侠篇是江湖篇的后传,略略略~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五章

四海八荒不缺奇闻秒事,这三百年间最奇最大的两件妙事,便是如此了。

三百年前青丘两子王位相争,洛虹殿下竟中途放弃令众多仙士疑惑重重,再加上事后狐王竟当众将洛虹殿下囚禁起来当时引得四海八荒不胜唏嘘,直觉信任狐王殿下是个狠手,惹不得惹不得。

三百年后却听闻洛虹殿下逃出青丘甚至打伤了狐王,径自逃往凡界而去,至今下落不明。

天界太子当初为了娶火凤族公主闹得三族关系紧绷最后天帝施压才使得他娶回凤冰蓝,可又听闻,夜寒大婚之夜在新房差点杀死太子妃,更是怒不可遏的大闹凌霄殿,惊动天帝大怒罚他闭门思过数月才得以消停,此后夜寒竟绝口不提大婚之事甚至连凤冰蓝这位新婚妻子都不见,如此不懂怜香惜玉之行为,看的众仙士一阵扼腕叹息,久而久之竟传出夜寒太子实为花心之人,得之便弃的名声。

天界现在已是夜寒为帝,称之为天君。

“天君陛下,前日不久派去截住洛虹殿下的人马全部全军覆没,洛虹殿下掉落凡界至今不知去向。”

“真是一群废物!!”

夜寒气的将手中的折子全部掀倒一地。

“天君息怒,洛虹殿下也受了很重的伤,相信去不了多远,属下已经派人去凡界搜索,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将洛虹殿下带回。”

寒风是夜寒的贴身侍从,夜寒的事他多少知道一些,固硬着头皮开口道。

“不用。将本太子冷落凤冰蓝的消息传出去,最后说的本太子随时可能杀了凤冰蓝才好,朕就不信洛虹不自投罗网?!”

夜寒眸光望着某个不知名的深处,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态,眸中是志在必得的气势。

不出片刻,夜寒太子要诛杀凤族公主的消息传的四海八荒人尽皆知,而火凤族内大臣纷纷猜测天界到底是什么意思?挑衅?宣战?

可看坐上凤族的王却丝毫不紧张自己的妹妹会被杀死或者天界会突然发难一般,让在坐的诸位大臣心里很是没底。

凤王对此事的态度便是一派高深莫测,听着下面的人焦头烂额。

直到有大臣安耐不住的开口,凤王才回以只言片语,曰:“静观其变”。

如此做派只教人更加不解,满满都是一头雾水。

作者言:
改了好几章,为什么会改呢?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

因为这文是前段时间写的 ,写到一半然后今天突然捡起来想写完,结果作者我呢突然找不到之前写到一半的文了,幸好之前写的时候拿纸打了个草稿。

相信凭着我的记忆力根据草稿可以回想起来之前写的那些内容,结果就在我回想到一半的时候,我居然又找到了之前写的。对比发现两个写的剧情差不多但是情节有一点点不一样。

然后我就在修改,希望这两个能完美融合起来。

等我写个大概剧情再发,不然老要回头修改,到时候烂尾了就尴尬了。

蹭着端午放假能写多少写多少,不然没多少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