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L_月色风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魔界,彼岸花开遍地,妖娆而邪魅,岸边一老翁,六界皆知那是载人渡忘川的摆渡人。

“公子,渡过忘川便是魔界地界风魔城,我们若要入魔界禁地轮回台还需谨慎才是。”

“嗯。”

洛虹应着梦寐的话缓步靠近老翁,身着一身白衣,风度翩翩,端的是温润如玉,翩翩君子。

“老者你好!我想过河,可能渡我过着忘川?”

老翁抬头打量洛虹几眼,先是笑着点了点头,后又无奈摇了摇头。

“公子,老朽阅人无数。公子看着乃是贵人,实在不该走入这幽冥怨海的地界。”

“老者客气了。听说魔界之主将要大婚,我此次前来便是来参加婚礼的。”

“即是如此,那公子便请来吧。”

老翁见洛虹心意已决,便不再多劝。

“每个人啊,自有每个人的命数。”

老翁长叹一声,摇着船慢慢行驶入魔族地界。

********月光分割线***********

风魔城,魔界之王萧陌漓大婚之日。

风魔殿中站满了前来道贺的魔族中人,整个魔界都沸腾了起来。

很多魔族中的地方首领前来道贺,礼乐声响彻不绝,作为新郎的萧陌漓缓步走入大殿,一身红衣俊美霸气。身边红衣绝美女子便是今日妖王后。

“恭喜我王和王后大婚!”

“恭喜我王和王后大婚!”

在坐的魔族纷纷叫嚣起来,气势恢宏。

梦寐在人群中一眼看见萧陌漓的长相,惊的不能自已。

“孟漓……”

此时梦寐已经离开洛虹体内,洛虹趁着萧陌漓大婚闯入了魔界禁地轮回台。

魔界禁地幽冥台被一片紫气笼罩其中,竟是瘴气?!洛虹想到前世某神医教他的对付瘴气之毒的方法,在附近的树林找了一些草药简单制作了避毒丸暂时抵挡毒素。

一路走来,除了门口的瘴气竟是畅通无阻?洛虹深知越是如此前方便越是危险。小心翼翼警惕的看着四周,慢慢行至一个水潭边。

洛虹低头看了看水潭,清澈见底。水底有任何东西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看来水潭暂时是安全的。

水潭附近的花草落了几只美丽的蝴蝶,刚刚一路行来,随处可见的都是花草蝴蝶,十分趣致好看,如此神仙仙境为何是禁地呢?

洛虹踱步来回走了几许,心中觉得有丝不对劲却一直没有想起来。渐渐的他觉得眼前似乎有些迷糊,但又觉得没什么不对劲。

峡谷的雾更加的浓重了,远处大婚的礼仪乐器都听不真切,仿佛与世隔绝。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镜子里看见的景象梦寐却只把他当成是一个别人的故事,看见魔王去了凡界便戛然而止,为此梦寐并没有耗费太多心思去想,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便是赶紧脱离这具身体快点找到孟漓。

谁知这时梦寐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水底似乎变得十分安静,那些偶尔游动在周围的小鱼小虾都不见了踪影。

一道庞大的黑影迅速向着他们袭来,这是?!

苏奕似乎比梦寐先发现这道黑影,带着梦寐极速闪开,在水下行动十分不便,两人挣扎着向上游去。

梦寐此时回头向下一望才发现水下居然有一只巨型章鱼,往常梦寐是修炼千年的蛇妖自然不怕这种精怪,如今被困在这凡人躯体自然心中惶惶。

两个都知不是那巨型章鱼的对手只得迅速游出水面再做打算,可这章鱼怪似乎不肯放过他们,八只触角体型庞大不说,缠人的功夫也不逊色。

那章鱼怪似乎想要梦寐手上的镜子,梦寐怎可能轻易将镜子给了那章鱼怪,那镜子一定和自己被禁锢有关,若是给了,他还怎么找到解开禁锢的方法去找孟漓?!

梦寐正待游出水面,脚踝处去突然被什么东西缠上,梦寐猝不及防被拉回水面,那章鱼怪一只触角竟直直顺着脚踝缠住了自己的身体,那触角越勒越紧,梦寐顿时觉得呼吸不畅,身体开始失力起来。

耳边嗡嗡作响,梦寐觉得头痛欲裂,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锤了一拳一般。

“孟……漓……”

恍惚中梦寐似乎又看见了孟漓,他抱着自己,甚至吻了自己。

透过湿透的衣裳,梦寐看见苏奕胸口那个若隐若现的寐字,心口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孟漓?!

**********月光分割线***********

大婚日。街道两旁的唢呐和鞭炮声,亲朋好友纷纷前来贺喜。

梦寐在喜轿内心想,这一世就这样嫁与他也是好的。

想不到苏奕便是自己苦苦寻找的孟漓,自己阴差阳错的进入了苏语寐的身体里,也许是命运的安排。

花轿行至路途中突然惊现异变,一路过的和尚大喊捉妖不说,还指着喜轿里的新娘子说她是妖怪。

路人纷纷指责和尚发疯,谁知那和尚拿着手中钵盂将新娘子劈头罩下,竟将梦寐的元神打出了苏语寐身体里。梦寐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还在众多凡人面前现了真身。

再之后的事情便是前面所述。梦寐不甘跑去喜堂上想带走苏奕,苏奕拒绝。梦寐伤心离去,被至暝追到西海遇见洛虹。

洛虹听着梦寐叙说原委,眼见苏府近在眼前,洛虹感受到梦寐心中的惶恐不安。心下不忍,不由出声安慰道:“很多事情,总要亲自去看看才能安心。”

“公子……我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之前我确实想过不管不顾将他带走,妖界也不缺有能抹去记忆的药。可大抵是在他说出“人妖殊途“的那一刻起,我便想证明给他看,“殊途亦可同归”。”

梦寐的感情间接影响到洛虹,洛虹心中觉得这种感觉很莫名的熟悉,心尖一痛,视线都有些看不清方向,脚下一晃,堪堪扶住了门前的大石狮子才没有跌倒。

梦寐心知是因自己寄居在洛虹体内,连接着感情都能相互影响,忙收敛心情。

“公子,对不起……”

“嗯……不碍事,是我身体太虚弱。和你无关……”

洛虹轻叹一声,正当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右耳的青色宝石发出碧绿色的光芒,洛虹耳边传来一声舒朗的笑语。

“阿虹,在你这么苦恼无助的时候是不是该多想想孤?也许孤马上就能解决你的困境!”

洛虹略感无奈,正要回嘴。

“诶!?你怎么这么一副表情,好啦好啦!你想知道怎么才能进去苏府对不对?其实根本不需要了,刚刚我手下的人来报说那凡人苏奕在梦寐走后突然发疯不知所踪,恐怕你此刻就是去了苏府也是那找不到那人的。”

“你说什么?!孟漓他不见了?”

梦寐惊讶喊道。

洛虹见瑾璃停顿片刻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阿璃,你想说什么?”

“阿虹,轮回镜在魔界轮回台,若要去取轮回镜,少不得要渡过忘川河前往风魔城。那地界不在孤的管辖之内,孤只怕……”

洛虹默默听了许久,放不在意的转身而走,似乎丝毫没有听进去。

“你!碍?!别走啊,阿虹!”瑾璃委屈的在洛虹耳边叨叨不停。“你是嫌弃孤啰嗦是吧,真是好心没好报,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孤好心好意救你还为你担心许久,帮你把那烦人的夜寒君打发了,结果你竟然在这嫌弃孤,真真是气死孤了?!”

“阿璃,我会平安回来的。”

洛虹很轻很轻的声音,突然让瑾璃闭上了嘴。瑾璃能感觉到洛虹心底的决心。

“罢了罢了,若有何事定要记得喊孤。”

“好。”

此间情意,一字足矣。

ps:转眼两三月,我魔道第一季都完结了。
剧荒ing(╥╯﹏╰╥)ง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翌日,苏奕便准备了好很多聘礼前来提亲,婚约定在三日后。

梦寐不置可否,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苏府长辈便做主同意了,毕竟语寐也没有拒绝这门亲事。

梦寐心中预感禁锢他法力的因由确实是在水底,可是就凭他,根本无法探测到水底有什么。

夜半时分,月亮倒影在河水中,寂静安宁。

梦寐潜出河水,望着湖面沉默了良久。一步步向着湖面走去,寒冷刺骨的河水慢慢盖过膝盖,大腿,腰间……

突然身后一道力量将他迅速拉出水面,鼻息中全是陌生又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是……每次睡梦中便会萦绕的气息。

难道这人每次在我睡着便潜入我的卧室?!

“你是疯了吗?!你就这么不愿意嫁给我?”

苏奕愤怒的怒吼道,不知该把怀中人怎么办才好。

梦寐静静听着,丝毫不能理解为何这个凡人要如此生气,之前他是妖不懂凡人的感情,唯有孟漓可以让他敞开心扉,唯有孟漓可以读懂他……

孟漓……

我想快点找到孟漓……

想见他的心已经非常强烈了……

苏奕见梦寐不理他,眼神中只是看着河面发呆。

苏奕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试探的开口。

“河里面有什么东西吗?你要去找什么东西对不对?不是想寻死?”

梦寐突然惊讶的抬眼看了看面前这个男子,他居然猜到了?!

梦寐嗓子不能说话,故轻轻点了点头。

“那你在这等我,我去找。”

梦寐心中吃惊,沉默许久很想拒绝,但心知如果依靠自己的力量确实不知道水底到底是什么原因禁锢了自己的法力。而且自己并不想搅和进这个凡人和这个原主人的故事中去,实在应该尽早脱身,对大家都好。

见梦寐点头,苏奕还以为他会拒绝的。顿时松了口气,但见梦寐拉着他似乎想一起下去,苏奕刚想摇头表示不同意,可梦寐似乎十分坚决。

水底并没有他们一开始想象的危险,漆黑一片的水光中透出一丝光影,走进一看竟是一面普普通通的镜子。

梦寐心中疑惑不已,犹豫了一会还是将镜子捡了起来。谁知刚一捡起镜面却发生了一丝波动。

隐隐微光之中,画面一转。黑暗却森严的宫殿内,一名老者在殿内向着座上的魔王禀告。

“王,您近百年内将有一情劫将至,若想避之也不是没有办法。”

殿内听闻高高在上的王竟然要经历情劫的众人顿时议论纷纷起来。要知道座上的王一直都是冷血无情的主,怎可能会陷入什么情劫?!

“哦?依你所言,本座该如何避免?!”

座上的王终于开口,低沉的声音悠悠回荡在大殿之内,听着竟让人觉得脊背发凉。

“王,不若将王的剪影投入下届凡界投胎,百年之内由他代王受这情劫如何?”

“呵!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本座着实好奇本座究竟要受何种情劫,区区剪影怎能代替得了本座?!”

说着座上的王手指闪烁这漆黑深邃的光芒将自己的胸膛剖开,竟大庭广众之下掏出了自己的半心,吓得殿内众人齐齐下跪,个个抖若筛糠。

镜子面前的梦寐狠狠皱了皱眉,心中不禁觉得这座上的魔王真是的冷心冷情,也不知让他经历情劫的人究竟是谁。

身后的苏奕在水底探查许久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事物,回过头见梦寐一直拿着水底的一面镜子不动,故走过来以眼神询问他。

“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梦寐转身看见苏奕向着他走来,再回头,手中的镜子又闪烁着一丝微光,画面竟然又是一转。

镜子里竟然显现出魔王的身影,魔王站在宫殿内捂着心口做痛苦万分模样,眉宇微皱,旁边是之前大殿上说魔王要经历情劫的那名老者。

“这半心竟不肯回来……”

魔王手中黑色光点慢慢消失,嘴角竟溢出一丝鲜血。

“王?!这可如何是好,半心竟真的被情劫陷入进去了?”

“哼!区区半心也想妨碍本座,待本座去看看这情劫究竟有多难缠?!”

魔王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黑漆漆的夜色中向着人间而去。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梦寐在凡间找寻孟漓的转世已过去五百年之久,但依然没有找到孟漓的魂魄转世。

当年耗尽万年修为才将自己的灵魂印记打入他的心口,为的就是此后每一世他都能在合适的时机将前尘想起,与我白首不离。可如今却是了无音讯。

看来这里也没有他的转世吗?

嗯?这是什么感觉?

正当梦寐准备离开这个村镇时。突然感到心口一丝异样,心跳突然急促起来。

转眼看见湖中心的大船上突然吵杂起来,有人大喊“落水了!!快救人!!”

落水?!梦寐原是不在意的,别人落水,与我何干。可脑海却不自觉回忆起孟漓前世跟他说的要助人为乐……

“孟漓……”

心中千丝百转,现实只过去一瞬。罢了!

待梦寐掠过近处一看却见一个身影落入水中,天色太暗再加上那人似乎一直在水中扑腾,梦寐看不清他的面貌。

突然眼见那人似乎力竭般慢慢沉入河里,梦寐心口莫名惊慌起来。总觉得要失去什么一般。想都没想便跳入水中。水下一片漆黑,梦寐毕竟是妖,黑夜还是依然能稍稍看清水里有个身影在慢慢向下移动。

梦寐靠前看清那人是个貌美的女子,心中不禁失望。

这不是孟漓……

不过既然都跳下来救人了,自然得把人救上去。

正待梦寐准备将人拉进自己怀里带出水面时,手刚触碰到那名少女的身体,突然有一道吸力将他禁锢住,梦寐大惊。想运用自己的妖力抵抗,却发现被禁锢在里面根本无法使出任何的妖力。

“唔……”

那禁锢的力道将他深深吸住动弹不得,梦寐耳边响起阵阵嗡鸣。之后便感觉一道力量将他吸进去了,模糊之中视线可见的地方看见一个白影向他而来。

“孟漓......”

梦寐再次醒来,眼前见着的便是一身白衣的苏奕。

是这人救了我?!

“你...咳咳咳......”

梦寐刚想说什么,嗓子一阵痛楚,梦寐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

视线中闯进一个冒着一丝热气的白瓷碗,顺着拿着白瓷碗的手臂向上看去便是那个眉目舒朗的男子。

“寐儿,你嗓子似乎受损,别说话了。先喝口水。”

清润的声音想起,让人不自觉感到安心。

可...寐儿?!他怎知我的名字?

梦寐再次打量起这个陌生的男子,片刻便收回目光。梦寐收回了视线,下意识握了握拳。

自己的法力,似乎...被什么东西禁锢了。

“怎么不喝?”

苏奕见梦寐一直盯着他看并不喝那碗药,随手将手中的茶碗放在桌案旁。

“也罢,你便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梦寐并没有挽留,因为他突然觉得很不对劲,然后他便转头看到了床畔梳妆台上的那面镜子,瞬间被惊呆了。

镜子里映照的是个女子,眉目清婉,恬静淡然。因为刚刚大病初愈脸色还带着一丝苍白和脆弱,让人心生怜惜。

可……这是谁?

我似乎进入了别人的身体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梦寐百思不得其解,可后来的事其实也很简单。

几日过后,苏奕却听闻苏家小姐居然主动跳进之前落水的河里。

镇上的人议论纷纷说苏家小姐不愿嫁给苏家公子便要投水自尽。

实际上是梦寐想要找寻当时水里为何会有一阵吸力将他拉进苏语寐身体还禁锢他法力的原因。

在水底太暗,梦寐根本没法搜寻到什么东西,毕竟这个身体是凡人的身体,还是太过脆弱。

苏府,梦心亭。

“小姐,苏家公子苏奕来了,要求见你。”

梦寐淡淡摇了摇头,手中拿着鱼粮慢慢撒向湖面,众多鲤鱼争相跳跃出水面抢夺。

“小姐不愿见你。还请苏公子回去吧。”

纱帘阻挡了视线,亭里亭外的的两人谁都看不清谁的神情。

“寐儿,我不信外面说的你不愿嫁我才选择跳河自尽。”亭外传来一丝叹息,“若你真不愿,我这便提出退婚。”

梦寐心中思量,也许我的闯入打扰了原主人和这名男子的姻缘,实在罪过。

便让丫鬟将一张字条交给苏奕。

“不必退婚。”

苏奕展开一看,语音更是苍凉,并无丝毫欢喜。

“那寐儿便答应我,别再做出跳河自尽那种举动了。”

梦寐不应,苏奕在亭外站了许久。直到丫鬟传话说梦寐已经睡下了。

苏奕冷冷看了凉亭一看,大踏步走进凉亭,果然见梦寐躺在躺椅上睡着了。

苏奕突然觉得有丝不对,苏奕盯着梦寐眼角若隐若现的三片花瓣沉思良久。

之前似乎没有这样的印记……

苏奕下意识摸了摸心口,很空,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苏奕弯腰将熟睡的梦寐打横抱起,身旁的丫鬟瞬间红透了脸颊低下了头。

抱着梦寐回到阁楼将他放下,苏奕又摸了摸心口,似乎满了一点。

ps:小主们,你们可爱的作者又回来了。
停更了两个月谢谢亲们的不离不弃。
我一直在思索后续的剧情。

随手涂鸦,画丑勿怪。一切随心而动。
关于更文公告:
之前一口气写了那么多突然发现词穷,为了避免写出烂文只好暂时停止。
对于后续文的路线发展本人还在构思当中。
构思好了大概剧情我再回来执笔。
谢谢各位小伙伴的喜欢!
不弃坑(认真小眼神(∗❛ั∀❛ั∗)✧*。)
爱你们哦~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这次风波就此过去,可另一件事却接踵而来。

话说鸿羽和夜寒当日大打出手后,回来却发现洛虹消失不见,两人找遍四海八荒却依然搜索不到洛虹的丝毫气息,惊怒交加之下又打了起来,当然也不忘在各处继续搜寻。

洛虹当日被瑾璃带回来西海水宫,瑾璃细细为洛虹探查后发现洛虹心脉虚弱,灵力尽失。更加让人恐慌的是,洛虹甚至丢失了一魂两魄。

为了保住洛虹性命,瑾璃只能和东海进行交易,借出了他们的镇海之宝东海龙珠。

龙珠不仅可以帮助洛虹镇定体内不全的魂魄,还能隐藏洛虹的气息让天界和青丘都无法找到。

可在前几日洛虹为救洛神山下百姓,竟将龙珠逼出体外,龙珠一离体,洛虹气息恐怕就此泄露,相信不久之后天界和青丘便会派人前来洛神山查看甚至找到西海来。

更让瑾璃担心的是御衡上次看见洛神山下那一幕相信已经猜到自己费尽心机不惜答应迎娶东海月华公主也要得到龙珠的目的。不知御衡心中究竟有何思量?!

“阿虹,青丘和天界马上就会来西海要人,我得现在便送你离开。”

“好。刚好我也确实想去一个地方。”

洛虹点点头,眼角三片花瓣更加妖娆。

瑾璃若有所思的低头想了一下,皱着眉开口道。

“这蛇精似乎和你有些缘分,他能进入你体内固然是因为你魂魄不全被他趁机而入,可也是因为一些其他的机缘才得此结果。看来,他的事,你可能要去看看了。”

说着说着,瑾璃皱着的眉毛忽然舒展开来。

“我的一魂两魄不知丢失在哪?可能要去轮回台拿到轮回镜进入轮回界才能找到。若是……”

洛虹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说下去,其实他想说,若是夜寒和鸿羽来为难西海就……就把他供出来?

下巴一痛,瑾璃突然捏住洛虹下颚凑近洛虹耳边,对着洛虹耳边暧昧轻语。

“若是你想孤王了?就用心地呼喊孤吧!”

耳垂一痛,洛虹用手摸了摸,似乎是一个耳环被套在了耳垂上。

精致的耳环配着一个青色的宝石看起来贵气逼人,洛虹心知这是瑾璃害怕洛虹遇到什么危险给洛虹救命用到法器,但洛虹还是尴尬看了瑾璃一样,对他刚刚调戏自己的行为表示无语。

话说回来洛虹刚走,夜寒便来到了西海要人。

“夜寒君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大殿内,两方对峙,瑾璃不紧不慢开口。

“青璃君明人不说暗话,你私自带走朕的妻子,朕还没找你算账?!”

夜寒冷笑一声,赴手站在大殿内看着团团包围过来的虾兵蟹将。

“哦?不知夜寒君的妻子怎么不好好待在天界,竟然走丢了吗?”

瑾璃轻笑一声,遥指夜寒连自己“老婆”都看不住。

“不用多废口舌,洛虹在哪?”

夜寒眉目间隐隐都是不耐的神色。

“在下不知,夜寒君这样一无拜帖二无礼数张口便向我西海要人,未免太失礼数了吧。”

瑾璃慢吞吞的说着,语句入刀。心中早已对夜寒对洛虹的所作所为看不下去了,好不容易抓到这次机会自然要为洛虹好好出口恶气。

“哼!青璃君,朕带了十万天兵在西海水域边境外的五十里处,如果西海不服朕非要引起西海与天界的大战,朕随时恭候。”

夜寒身边突然显出一个暗卫贴在夜寒耳边禀告着什么,夜寒眉头时候皱的更深了。

“朕还有事就不在此打扰青璃君了,告辞!”

夜寒走后马上便有虾兵蟹将抬着几百箱珠宝珍惜药材进入大殿。

“禀王,是夜寒君送来的。说是送来赔罪。”

“哦,那收下吧。”

座上的王淡淡应了声。

唉!阿虹,他哪是送给我西海的,这么多珍惜药材和宝物,分明一是想刺探你的藏身所在,二也是真心想给你调养身子的,三便是要盯着我不让我去见你啊。

这个夜寒,心机竟然如此深沉。

阿虹,这可苦了你了,居然惹上这样的人,呵!

远在凡间的洛虹打了一个喷嚏,心中怪异的摸摸后背,总觉得后背毛毛的。

PS:有道友一起看魔道的吗?
给我羡疯狂打call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虹公子,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吧。”

侍女眼见那黑色和和尚斗法竟向着自己这边蔓延了过来,担心的开口,生怕他们他们一个不好伤到了洛虹。

至冥眼见更多百姓无辜遭殃,心知必须得尽快收服这妖孽,当即大喝一声拿出一面金钵。

洛虹眼见和尚为了捉妖竟再不顾着凡间百姓,心中一急来不及细想,竟将瑾璃留在他体内护他的龙珠强行逼出体外将海水逼退。

至冥和尚眼见黑色再也翻不起花样,心叫大好,忙念术法将黑色打伤,正待将他收进钵内。

突然一片金光耀眼,至冥眼中一闪再回神,黑色已消失了踪影。一片浩瀚的金光中,只见九天之上一白衣男子貌若仙人之姿,眼角隐约可见若隐若现的三片梅花花瓣妖娆盛开,艳若滴血。众百姓感念洛虹相救之恩,纷纷跪拜叩谢。

龙珠再度回到洛虹体内,洛虹因为催动龙珠而体力不支自九天之上跌落而下。吓得众凡间百姓不知如何是好时,一道白色身影掠过接住了洛虹。此人正是东海御衡君,掌管东海十万水兵的王。

御衡和瑾璃赶到时正好看见洛虹自九天跌落而下,瑾璃心下一惊,却不想一道身影快自己一步将洛虹接住搂在怀里。

御衡低头一眼,心中一呆。瑾璃见御衡太子抱着洛虹一动不动似乎看呆了了的模样,心中好笑的挑了挑眉看着御衡怀里的洛虹。

洛虹略微无奈的开口。“御衡君可否将我放开?”

这句话竟是问了三遍才将御衡君喊回了神。

御衡君心中略觉不好意思,下意识开口问道。

“姑娘您没事吧?!”

姑娘?!

“哈哈哈哈……”莫人在旁边煞风景的哈哈大笑起来,听的洛虹一脸黑线。

“御衡君,妄你聪明一世竟然糊涂一时,哪来的姑娘?!你是想姑娘想疯了吧?!”

“……”

洛虹尴尬至极仔细一看才觉得不对劲,刚刚那蛇精居然趁自己将运用龙珠逼退海浪之际进入到了自己体内,也是因为如此洛虹眼角若隐若现三片梅花花瓣的样子确实……额……确实很妖……

“阿虹,小心!”

远处突然飞来一道钵盂,向着洛虹当头罩下,瑾璃脱口大喊极速像这边而来但终究似乎要晚一步。

御衡离洛虹太近,来不及将他推开竟直接抱住洛虹将洛虹护在自己怀里,身躯化成一条白色的巨龙抱着洛虹,钵盂撞到白龙背上的龙鳞被击飞出去,吓得围观百姓纷纷呼喊。

“你们也是仙族中人,干嘛护着这妖孽。”

至冥和尚将击飞的钵盂收回袖中,指着洛虹口口声声说到。

御衡化回人形,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眼眸深寒的看了至冥一眼,心中有一丝诧异,那钵盂似乎不是凡界的东西……

“大师不要无理取闹,在坐几人都是仙家出身,哪来的妖孽?!难道大师你就不是妖孽化身?”

瑾璃耻笑一番,嘴角恶意挑起一个弧度,道破真相。

“你!你胡说什么?本座乃是佛祖座下弟子,专门来收服此妖孽!”

那至冥还指着洛虹不肯相让,脚下却后退了半步。

“三百年前,佛祖座下“至缘子”因为犯错而被贬下界,为了重列仙班集齐十万功德,你到处斩妖除魔修为集功德而不择手段,有时候哪怕是好妖也被你诛杀待尽,你可知?为何你杀了那么多妖怪却始终连半只门槛都未踏入仙界的原因是什么吗?”

瑾璃不紧不慢的说着,手中幻化出青光的一柄长剑。

“你……”

至冥和尚倒退一步就想逃跑,瑾璃身影一闪已到至冥和尚眼前,手臂轻挥。

未见丝毫鲜血,那至冥和尚魂魄已灭。

耳边想起来一句临死前听见的话语,轻到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见,随风而散。

“杀孽太重,自有报应,孤本不该多管闲事,但你差点伤着孤心尖上的人儿,孤岂能容你?!”

ps:
至冥之所以指着洛虹说他是妖孽,是有一定原因的哦~
预知后续如何,尽情期待。
略略略~~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当鸿羽找到洛虹时,看见的却是让他想杀人的一幕。

鸿羽怒气森然的一剑劈向夜寒,夜寒闪身退开。

“岂有此理,你居然使用药物串改他的记忆,夜寒,你该死?!”

鸿羽抱着昏迷不醒的洛虹,咬牙切齿的说。

“洛虹早就是本太子的妻子,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夜寒不屑地冷哼一声,心中却开始计较该怎样带着洛虹脱身离开。

“太子殿下手段卑劣就不要大言不惭了,当年的事情到底如何我想你是再清楚不过,如今他灵力尽失,你却趁此机会用药物混淆他的记忆,实在可耻卑劣至极!!”

鸿羽怒急反笑,抱起洛虹就像盾走。

“无论如何,你休想带走他。”

夜寒看出鸿羽目的,两人动起手来,转眼过了数百招。

见洛虹眉头紧锁似乎昏睡也不安稳的模样,鸿羽只能将他放回床榻以免伤到他。

“哼!在下一直想领教太子殿下的身手,还请太子殿下赐教了。”

鸿羽闪身消失原地,夜寒跟上。

顷刻间屋内的灵力激荡的真气消失干净。

西海,龙宫。

出于礼,东海到访瑾璃都要去寒暄一二的,彼时东西二海两位君主于客厅中闲聊,洛虹闲在殿内看书。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洛虹一惊,服侍他的侍女匆匆前来禀报。

“虹公子,似乎是西海南岸出了什么事,王交待了以防暴露身份您千万不可出去呀。”

侍女说完又一阵地动山摇,洛虹心中晃晃不安,定了定心神开口道。

“你且带路,我在暗处看看,不会暴露身份的。”

见洛虹心意已决,侍女只得带路。

西海南岸,洛神山下。

一条通体乌黑的蛇精在海面上掀起狂风巨浪和一凡间和尚斗法。住在洛神山下的凡间百姓纷纷遭殃,汹涌的海水淹没了村庄。

“至冥,我只想寻我夫君,你何必苦苦相逼?!”

一丝带着幽怨不甘的声音想起,听上去却是男子的声音。

“妖孽,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你的夫君,可他已有妻子,人妖殊途,你何必苦苦纠缠?!”

至冥和尚不为所动,手中执法阻挡海水袭来。

“那是假的,我与他才是真心相爱,我们曾约定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蛇精名为梦寐,本是洛神山上一条小黑蛇,千年前不相信落入猎人手中,猎人真要手起刀落把他杀死是,幸得他口中的“夫君”所救。千年后,蛇精放弃得道成仙的机会一心报恩,终于让他找到恩人。

梦寐前世的夫君只是山中一穷苦书生,在村子里私塾教书,名叫孟漓。起初梦寐的报恩只是想就近打探看恩人究竟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好帮恩人实现便当做报恩。

梦寐化作一名学子进入私塾,因为初入凡间不免闹出很多啼笑皆非的乐事,但孟漓每次都细心且包容的照顾着他,久而久之的相处后,两人渐渐产生了一丝情愫。

梦寐心知人妖殊途,心狠想断却又情根深种。多番波折后两人最终还是敞开心扉走到了一起。

可凡人终究只能活百年,在孟漓死后百年,梦寐心中不甘便开始寻找孟漓转世,可在这一世,孟漓的转世便是如今的苏奕。

要说上一世两人相遇虽然几番波折但到底是甜甜蜜蜜小打小闹的。这一世两人的相遇很可能是遭了天谴才引发出的虐恋。

苏奕出身的时候心口有个“寐”字,苏家的人为此给苏奕还定了娃娃亲,那个女孩名叫苏语寐。虽然同姓苏,可两家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两家祖上却是难得的至交好友。

而苏奕和语寐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一直很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说的就是他们。而梦寐出现的那一刻便是苏奕迎娶语寐的那一日。

寻觅了百年才找到的心爱之人却转眼间一身红色喜服迎娶她人上花轿,梦寐看着那隔了一世的人,一脸凄然。

心中一痛,便在喜堂上当着众位宾客的面问了新郎三个问题。

“你可还记得我?”

“如果我想带你走,你可跟?”

“如果我现在死在你面前,你可会心痛?”

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新郎的答案竟是三个“不知”。

梦寐大笑三声。

喜堂上红绸纷纷散落成碎片,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全部化为一片粉尘。

梦寐心中寒凉,冷冷看着眼前男子,不知该放过他,还是该杀了他。

就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至冥大师突然赶到,和梦寐大打出手,所以便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作者言:
小伙伴们,你们看得出谁是跳跳吗?😜
想了好久呢?在想后面的故事该怎么发展。
还有我想开个新篇章写少主和少侠江湖篇的故事,就是洛虹沉睡过去千年在凡间历劫的故事。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当夜寒回到夜虹殿像寻常一样每日处理完公务后便来到这看望洛虹和他说话时,却得知自己心尖上的人就这么消失了。

夜寒怒不可遏的看着夜虹殿当值的几百名仙官仙女,随后一怒之下竟全部剔除他们仙籍打入凡尘,顷刻间大殿想起一片哭喊求饶声,夜寒却闪身一瞬消失在了原地,向着凤鸣山而去。

凤鸣山风景依旧,当年一眼万年,如今物是人非。

当夜寒赶到凤鸣山,见到的不是洛虹而是鸿羽。只见鸿羽独坐在桌旁,一人独饮。夜寒见此也不客气,拿起放在一边的酒杯倒了杯酒便在鸿羽对面坐下喝了起来。

鸿羽怪异的看了夜寒拿着的酒杯一眼,嘴角轻笑。

“来的倒快,可惜你来晚了!”

“你不是也来晚了?!”

夜寒也笑笑,大家自是彼此彼此。

“他不愿意跟我走。”鸿羽轻愁叹了一口气,自顾自又喝了几杯。

“你肯放他?”夜寒怀疑的看了鸿羽一样,随口一问。

“自是不肯,他倒是宁愿死也不愿跟我走。”

一听见“死”字夜寒眼中一寒,拿着酒杯的手一颤,洒了几滴酒水在桌上。

几杯过后,夜寒微醺自顾自的说着。

“他是本太子的妻子……”

鸿羽一听,反驳着。

“他是孤的弟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是他亲口答应嫁给我,四海八荒皆可作证……”

“这等鄙薄之事你也好意思提起?!呵……要不是你当初用定魂珠威胁他,他怎会答应!!!”

鸿羽气怒的差点捏碎了酒杯,可说完了他也不知自己心里是何滋味,随即又干了一杯。

“哈……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你仗着是他的哥哥谋取了原本属于他的王位还强迫他,不然他怎会为了逃离你而答应我?!”

夜寒口舌如刀,笑讽道。

“你敢说你不曾强迫他?”

“你!!”

凤鸣山上两个人都醉了,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着对方的不是却又在对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最后一言不和大打出手起来,数百招后两人各自扬长而去。

“洛虹,那赌约既是我赢了,你也该遵守约定。”

“我与你打个赌如何?若重来一世你能让我爱上你,我便再不离你,任你所为。”

彼时言犹在耳,如今人去楼空。

夜寒大怒开启神识搜索起洛虹的气息,终于在凡间的某一处感应到。

此时凡间已是另一番光景,洛虹正在茶楼听一个说书的说故事,那是一个大侠和魔教少主的爱情故事,也是一个大侠保护武林和平的故事。

魔教为祸武林,七剑之首虹猫召集七剑传人完成七剑合璧打败黑心虎,维护了武林和平。

夜寒来的时候,说书的正讲到虹猫少侠打败黑心虎后与蓝兔公主成亲的结局。

夜寒大为不爽便施了个法术让那说书人转了个弯说起了另一个故事。

“虹猫少侠和蓝兔公主大婚却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众人一听有新故事可听而且越来越精彩,当下纷纷叫好。

“黑心虎虽死,可他的儿子黑小虎还在,黑小虎伺机找七侠报仇……黑小虎在虹猫蓝兔大婚典礼上制造混乱带走了虹猫少侠,六侠前去营救,竟被黑小虎重伤……”

洛虹眉头一皱,口气略显无奈。

“怎么要做这些无聊的事……”

转眼身边便有一身穿黑衣华服的男子坐下。

“这本来便是你我之间的事,让他们知道也无妨。”

洛虹沉默不语。

正在此时,一人突然闯入台上拉着说书人大闹起来,似乎不许说书人说这样的故事。整个茶楼顿时沸腾起来。

洛虹却在此时起身准备离开,夜寒拉住他问。

“你不去看看他吗?”

“自有人会好好照顾他的,何况你会准许我去吗?”

这是洛虹醒来后第一次正眼看他,隔着两世的时光看这个让他恨让他痛也让他无可奈何的男子。

“反正闲来无事,去看看又有什么关系,不过不是现在。”

边说着话夜寒边搂着洛虹的腰身形一闪便到了另一间屋子里。

将洛虹放在床榻上附身一压,洛虹一惊,下意识捉住夜寒的手阻止。

“千年前,你当着四海八荒亲口答应只要我给你用定魂珠救凤冰蓝,你便自愿下嫁于我。”

洛虹一呆,手上顿时失力,眼眸却依然倔强。

“你和我打赌,只要重来一世我能让你动心哪怕一分,你便从此不离我,任我所为。”

衣裳尽解,洛虹一颤,脸色越见苍白。

“你要我护佑天下万民,不再和各族起干戈,护佑凡间百姓,我听了。”

双腿被分开,洛虹逃无可逃。

“呜……”

不理会身下人发出痛苦的呜咽,夜寒自顾自说着。

“我将天界至宝定魂珠交给了凤族,并耗费上百年的功力修为助凤冰蓝复苏……”

动作加快,辗转碾压。

“嗯……啊哈……”

“你沉睡千年,我并未动青丘一兵一卒,哪怕你那位哥哥一剑劈了天河……”

夜寒低头轻含允吸洛虹敏感的耳垂。

“唔……不要……”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我等你好久了,阿虹。每次都做梦梦见你……就像这样躺在我身下……”

欺压数次后,夜寒拥者昏睡过去的洛虹喃喃低语,昏睡中的人儿发出不满的议音,却只能任其所为。

作者言:感觉要凉😂
因为我最近很忙,暂时没什么灵感……
(下一章,你的好基友跳跳上线)

[HOMER]锁情索爱(仙侠篇) 第十章

第十章

洛虹自愿留着天界做客的消息让青丘不知如何是好,白狐王便只是暗兵不动。

原本洛虹以为夜寒真的放了蓝儿,谁知他并没有,竟将凤冰蓝关入凌寒台。由于两人从小有婚约,两人的长辈都给两人身上结下了灵云,只要靠近彼此就会有感应,那日洛虹路过凌寒台却感应一丝不同的感觉。

洛虹细细打听之下才知道夜寒根本没有放走蓝儿,而且将她关在冰雪围绕的凌寒台。

洛虹怒急,竟悄悄闯入凌寒台试图带走蓝儿,奈何夜寒很快便知道消息赶到,为此洛虹和夜寒大打出手。

洛虹此前被夜寒用禁术锁住了灵力,可洛虹却宁可自毁元神也要突破禁术救凤冰蓝,夜寒怒不可遏般将两人抓回。

夜寒一步步靠近重伤的洛虹,“嗤”的一声,洛虹身上的衣裳瞬间裂开几道口子,成碎布条一般挂在那如玉的身躯上,只是堪堪能敝体。

“既然你这么爱她,我倒要看看从此以后你怎么面对她?!”

眼见夜寒是狠了心要折ru洛虹,竟想当着凤冰蓝的面狠狠要了洛虹。

就在此时,从洛虹周围突然弥漫出许多火焰,这些泛着红光的火焰让反而让夜寒急退数步,靠近不得。

“琉璃火?!”

夜寒大惊,眼见数到火焰直冲向他而来,极速向后退开,眼见退闪不过,夜寒举掌迎上,再看时,夜寒的手掌已被火焰所灼伤,留下滴滴鲜血。

洛虹见此情形,拉着冰蓝就往外突,周围的天兵天将见自己的太子殿下都不火焰灼伤,都不敢靠近。

“岂有此理!给我将他们拿下,谁敢逃跑,全部处死!!”

眼见洛虹就要逃出南天门,夜寒怎么甘心让那人再逃离自己视线。

正在突围的洛虹突然觉得后背一寒,转瞬间一道寒芒对准了冰蓝直射过来,洛虹来不及多想,本能的将冰蓝推开。

“阿虹——!!”

夜寒心惊的扔下手中的弓箭,咬牙看着被自己羽箭重伤的洛虹。

此时凤冰蓝突然决绝的看了被重伤在地的洛虹一眼,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周身燃起凄红的火焰。

“蓝儿!!你……不可以——!!”

洛虹吐出一口鲜血,震惊的看着凤冰蓝身上凄红的火焰,大呼道。

蓝儿他在燃烧自己的本命凤羽,燃烧凤羽犹如燃烧凤凰生命一般。凤族本命凤羽也只有三根,等于蓝儿是在用她的生命救我。

“蓝儿……你怎么能……”

“阿虹,别说了,你是为我才会踏入这龙潭虎穴,今天我一定要救你走……”

洛虹心痛地看着蓝儿燃烧本命凤羽发动凤族最终极的‘凤凰涅槃’。

而后一只冲天而起的凤凰出现在天界凌霄殿内,凤凰带走洛虹飞出了天界南天门,而夜寒被凤凰真火和琉璃火重伤已无力再追。

凤鸣山。

“阿虹,我只能送你到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洛虹躺在凤鸣山上他们平时弹琴的地方,火凤凰慢慢消失,耳边只有一句凤冰蓝离开前的叮嘱,久久不散。

“蓝儿……你这个傻瓜……”

“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

“夜寒,我不会放过你……”

“蓝儿,我一定会救你离开……”

那一声一声的坚定,夜风中哭泣的悲伤心痛如死……

可是几百年后,洛虹还是要回到天界,回到夜寒身边。

孽缘吗……